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一百五十五 新的模样

而苗云则是疑惑地看着这几个人,觉得大家鼻子应该出什么问题了因为他只闻到了自己身上的药草的味道,对于其他真的是没有了。

“你们,到底怎么了?”苗云还是疑惑地问道:“原师妹呢,怎么没见她啊,我看她房间也没人啊。”

冷霜雪直接伸手化了一面冰镜在苗云的眼前。苗云后退了一步之后才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的模样。瞬间瞪大了眼睛,这还是自己嘛。

那乱糟糟的发型,以及脸上的凌乱的胡子,还有炼丹时候炸炉的丹灰。苗云一把捂住自己的脸。随后快速的消失在众人眼神,只留下一句:“我待会过来。”

见到他离开,众人才松了口气,只是这一呼吸间,再次闻到刚才的味道,众人纷纷离开,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

苗云把自己捯饬好了直接再去敲了莫清鸢的房门,只是依旧没有人回应。想不明白还是直接去找了修睿。

而修睿明显已经在等着他了,因为房门根本就没有关,而他本人更是靠在门框上看着外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干什么呢?有什么好看的?”苗云好奇的上前,顺便也顺着修睿的目光看过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修睿这般关注。

只是地上除了月光下那些花草的影子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进来吧。”修睿见他过来了,直接说道,说完自己已经进了房间。

苗云仔细看了看那影子,没看出什么东西,还是直接进屋去,顺便关上了房门。等到他刚刚坐下,修睿就设了一层结界。

苗云愣了一下,有些忐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两天有人闯到这院子里,你可知道?”修睿直接问道。

苗云呆了一下,居然还有人能够闯进来,随后摇了摇头,想要说什么,就听到修睿继续说道:“缥缈宗的那位问荆大小姐派人过来偷原师妹的猫。”

“不是吧,这么没品的事情也有人做?”苗云直接站起来很是惊讶,毕竟算下来他还是挺喜欢缥缈宗的,因为缥缈宗的一位炼药师算下来还是他的启蒙老师呢。

“而且这些时日,缥缈宗想要冰系的。”修睿解释道。

“所以你是告诉我,不要过去碰壁?”苗云还是有些犹豫,虽然偷猫这件事有点没品,可是那位启蒙的长老,他可是发誓要成为他的弟子的啊。

“不算。”修睿解释道,顺便喝了口茶,接着说道:“原师妹在比赛中被人暗算,差点吃了禁药。”

苗云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随后直接一口气将茶水喝完,说道:“还有什么,你继续说完。”

“今日我们在郊外被人袭击。”修睿继续说道。

“怎么会有人这么大胆子,这可是众仙门的人都在的啊。”苗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这个袭击我们的人,最后离开的时候使用的功法是缥缈宗的缥缈步。”修睿继续解释道。

“不、不会吧。”苗云觉得一个伟岸的仙门形象就这样在他心中崩塌了。一瞬间让他不知道自己继续参加这个比赛还有没有什么用处了。因为他已经找不到自己的路了。

“这件事我还没有和大家说,另外,我们都选择了清玄门。”修睿一边给自己倒水一边说道。

苗云接过来直接给自己也添了一杯,一口气喝完之后,在添了一杯,继续问道:“原师妹也去了?”

“嗯。”修睿回答道。

“好,那我也去清玄门。”苗云将杯子里面的水喝完重重的放到桌子上凝重的说道。

“嗯,还有一件事,原师妹的灵力现在全失了。”修睿继续说道。

“还有这事?”苗云一下子惊呆了,居然会灵力全失。“那,那要怎么办?”苗云一下子也没有了主张。

“若是原师妹进不了清玄门,你就想办法让原师妹当你的药童进去。”修睿说着最后的办法,毕竟这是最后的办法,当然是在夙念云都没有办法的情况下。

只是这个办法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就是了。

“好,我知道了。”苗云凝重的点头同意。

休息区的众人对于这一天都有些不同的感觉,自然都开始辗转难眠、而那边莫清鸢被夙念云直接拉回去。

莫清鸢也没说什么,虽然自己说了可以恢复,不过连张欣都不相信,更不用说夙念云了。

很快就到了清玄门的休息地,夙念云没有停歇,直接带着莫清鸢去找他师叔。毕竟玄霄子的医术还是可以的。而萧月楠直摇了摇头,抱着小猫仔直接先回自己的房间。

玄霄子对于莫清鸢灵力全失这件事还是有些惊讶的,就他的观察,莫清鸢就是个机灵的不像样子的孩子,没看到连修睿都没耍到擂台的下面了吗。

只是看着夙念云凝重的面色,玄霄子还是伸手给莫清鸢检查。

而检查的结果让玄霄子也惊讶了,因为明明看上去还有点点灵力的人,现在居然灵力是干涸的,就好像暴晒了多年的河床。灵脉更是一点点都察觉不到了。

“怎么回事?”玄霄子凝重的问道。这等伤势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嗯,遇到一个挺厉害的人,所以就……”莫清鸢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可看清楚那人的样貌。”玄霄子皱眉问道,这种人居然会作出这种毁人的事情,明显就不是正道所为。

“没有。”莫清鸢摇了摇头说道。

“你这种情况,我无能为力。”玄霄子的话语让夙念云的心再次沉入谷底。

“多谢前辈。”莫清鸢还是礼貌的道了谢。

“师叔,鸢儿最近先在咱们这边休息一段时间。”夙念云直接说道,玄霄子面无表情的看着夙念云,夙念云直接看过去。莫清鸢左右看了看,很想说自己回去也是可以的,只是到时候只要不让张欣跟着自己,自己就可以慢慢的恢复过来。

时间在两个人的对视中过的有些慢,莫清鸢真要说话的时候就被夙念云直接拉住,随后玄霄子看了一眼两个人拉着的手,莫清鸢不知道为何自己居然有一种想要打寒颤的感觉。

“可以。”随着玄霄子的同意,夙念云也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师叔会不同意。

“多谢师叔。”夙念云行礼道。莫清鸢跟着行礼。

等到两个人离开,玄霄子也叹了口气,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莫清鸢的运气了,之前的时候,遇到了经脉被阻,而现在灵脉直接都消失了。灵力更是失去了。

玄霄子总觉得这是要逼着莫清鸢走上魔修的路,而现在送到眼皮子底下,正好也不用自己偷偷跟着查看。

毕竟一个好好的灵修者被逼成魔修,玄霄子开始觉得这城里有点不安全。随后开始将神识放开,观察这城里的情况。

而城外没有查出什么的黑衣人回到自己的地方,将面罩取下来之后,正是缥缈宗的问龍阗,只是这会儿他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好。

一回到房间,就开始运功疗伤,原本以为那个木系的只是放出了一些血刺藤,没想到的是血刺藤里面居然还有别的东西,而现在他的身体里除了那种毒素之外,而丹田中居然有一块冰。

这让他有些惊讶,那冰块进来的让他有些莫名,当时场上的除了冷霜雪,也就是莫清鸢会点冰系,尤其是后来拿出来的冰凌弓,就是现在手臂上还有一道伤痕,现在想来自己身上的伤基本都是被那个木系的留下来的了。

眼中一凝,问龍阗更觉得莫清鸢不能留了。因为身体里面的毒素居然清除不出来,至于那块冰,更是动一下,就想将他的灵力冻结,让他有些心惊。

夙念云将莫清鸢拉到房间,关上门直接问道:“真的能恢复?”虽然莫清鸢再三说过,他还是有些担心,毕竟灵脉都没有了,那不就是普通人了嘛。

“我的功法比较特别,就是这样的。”莫清鸢无奈的说道。

“好,你开始恢复吧。”夙念云看了她好一会儿直接坐到凳子上说道。

莫清鸢愣了一下,随后惊讶的问道:“在、这里?”

“嗯,就这里。”夙念云点头说道,看不到,他还是不放心的。

莫清鸢纠结了一下说道:“那,你能不能先设个结界。”

夙念云愣了一下,还是按照莫清鸢说的给她设置一个结界,莫清鸢叹了口气,直接坐到床上,冰鸢鸟迫不及待的从坐骑空间冲出来。随后就在房间里飞来飞去,还不满的鸣叫。

夙念云看着突然出现的冰鸢鸟,才明白这就是之前莫清鸢曾经说过的从上面而来的坐骑啊。

“好了,别埋怨了,开始吧。”莫清鸢看着冰鸢鸟无奈的说道,这冰鸢鸟对于这个地方还是有些不满意,毕竟太小了,根本就不够它施展的啊。

只是随着莫清鸢的话语,那冰鸢鸟还是飞过来,在空中扇动着翅膀,身上的冰霜之气朝着莫清鸢身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