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一百四十八 被损坏的仙器

问荆这才漏出点点笑意,而这一次直接祭出了自己的仙器,直接挥了过去,一瞬间的功夫,那小猫仔顺便猫头落地。

看到这一幕,问荆才觉得满意,正要叫人过来给莫清鸢送礼物,就见那猫的尸体,直接变成了花枝,还是被斩断的花枝。

问荆的瞪大了双眼,怎么也不能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随后快步上前,蹲下去捡起来那花枝,丝毫没有一点小猫仔的样子。

问荆攥着花枝,碎了的花枝缓缓地落地。这一下问荆更是气恼,一瞬间房间里的桌椅就开始遭殃,更甚至是问荆的仙器也直接被她摔到了地上。

而她自己也在将自己的房间毁为一旦之后坐在地上休息。就在这个时候,那甩出去的仙器居然出现了裂缝,问荆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好像看错了。

可是接下来那仙器上面居然再次出现了裂痕,问荆来不及站起来,直接手脚并用的爬过去,只是等到她过去,那仙器镰,已经碎裂不成样子。

问荆一下子着急起来,这东西可是她父亲特意给她的,之前的坐骑也是,她还没来得及和问龍阗说明,而现在仙器居然就是摔了一下就开始出现这种情况。

一瞬间慌乱的问荆,开始怀疑自己的仙器是不是被人掉包,不然这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怎么就发生了呢。

想想自己的坐骑被莫清鸢毁了,而现在自己的仙器也是因为她被摔碎——问荆愣了一下,突然间觉得也许自己不用被罚了,毕竟都是因为莫清鸢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啊。

若不是她非要挑衅自己,自己的坐骑也不会失踪,若不是她不听自己的话,自己的仙器也不会被摔碎。想到这里,问荆笑了,直接喃喃道:“对,都是原清默的错,都是她的问题。”

门外传来的敲门声,让问荆吓了一跳,“荆儿,开门。”

等到是问龍阗的声音。问荆也松了口气,随后又看了看自己的房间,直接将自己的身上整的凌乱一些,顺便酝酿了些泪意,才快步去开门。

而在庆祝的莫清鸢并不知道这一小会儿的功夫,自己已经成了问荆口中的大恶人了。甚至准备将她自己的仙器也算到莫清鸢的头上去了。

“怎么回事?”问龍阗直接皱眉问道,今日本来就是诸事不顺了,结果,问荆这里还有情况。

“爹,你要为我做主啊。”问荆眼泪汪汪的扑到问龍阗的怀里说道。

“怎么回事,你这副模样成何体统。”

“爹,都是那个原清默的错,爹爹,她不仅将我的坐骑抢了去,还把我仙器镰给摔碎了。”问荆一抹眼泪委屈的说道。

问荆说着直接让开了,让问龍阗看到房间里的情况。

问龍阗看到那碎在地上的仙器,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问荆。随后才直接进到房间。四处看了看。丝毫察觉不出来有另一个人的踪迹。

“坐骑是怎么回事?”问龍阗的声音听着有些平静无波,问荆抖了抖,随后才说道:“那个原清默的用冰天雪地困住了单脚凤。”

“她的冰系很厉害?”问龍阗直接厉声问道。问荆吓了一跳才说道:“具体,我也不知道,我当时请了杀手榜上的几个人,结果都被她冻住了。”

问龍阗身上的气势瞬间也变了,问荆更是不敢说什么了。问龍阗仔细的想了想这次的比赛,莫清鸢丝毫没有展现出多么厉害的冰系的来,虽然自己损失了冷霜雪,不过当时那种情况,自己也不能逼迫,不然就是值缥缈宗于不顾了。

可是这个莫清鸢问荆之前已经拿到了她的身份牌,是自己觉得她的木系太过于低阶,不肯要,后来更是因为祭司殿,才没有将她抢回来,可是现在,从问荆这里得到的消息,更是让他觉得不对劲。

若是冰系这么厉害为何之前不用呢,是不是怕被人察觉呢,想到这里,问龍阗更是觉得自己需要去试探一番。若是当真如此厉害的话,怎么说也要和清玄门交换一个弟子了。

莫清鸢并不知道问津父女这里的事情,毕竟她现在是被大家灌酒的对象。张欣和肖蓉蓉这个也算是进入了仙门,虽然大家没有在一起,可是进入仙门,之后总有机会在见到的。

张欣对于这个结果还是挺满意的,自己就像是一路飞升的一样,从那个普通的黄字班直接到了水云阁。肖蓉蓉对于张欣的选择还是有些感激的,她知道其实张欣也想去清玄门的,只是因为自己张欣还是选择了水云阁,至于萧月茜则是觉得自己还需要在学院历练一番,她并不急着进去。

而其他的学员虽然失败了但是也有仙门选择,只是现在大家心中还在纠结,并不是有仙门同意就可以去了的,还需要自己在好好考虑,有些则是觉得自己还需要再回去历练一番,下次的时候可以取得更好地成绩,也有些同意了。

过了今晚的这次酒宴,大家就开始各自的修行之路,虽然早就开始了,可是过了今晚才真正的不同起来。

城里凌雪坐在客栈的房顶上思索着自己的去处,说实在的她也想去回音谷,毕竟回音谷的冰系可以说是最厉害的,可是现在回音谷已经有了一个天才的少女,而自己过去只能得到不算好的资源。

她有些纠结,要不要去,至于缥缈宗,凌雪还是有些激动地。毕竟缥缈宗也是第二大仙门。而自己居然得到缥缈宗的邀请。

看着天空中的明月,凌雪看着月亮附近的星星,在月亮的光辉下显得有些黯淡。攥紧了缥缈宗的邀请牌,凌雪觉得自己也要去做缥缈宗的月亮,而不是去回音谷当那黯淡的星光。

一夜狂欢,让整座城都沾染了欢乐的气愤。

清晨的阳光照过来的时候,启悦皇朝的人终于也解禁了,只是这其中还是缺少了炼药系的人,明日开始就要比赛了,现在的他们自然要努力了。

更何况趁着昨天的宴会,不少人要到了莫清鸢的进阶药材。让大家对于这一次的比赛更是信息十足了。

莫清鸢一大早就跟着言松出了门,言松本来是不打算带着莫清鸢出来的,不过在听到莫清鸢说要去赌钱的时候,言松还是哭丧着脸出来了,早知道昨天就不嘚瑟了。

而现在直接带着一群人去赌钱。不回头看后面的人言松都觉得自己是最悲催的了。

至于跟在后面的众人除了觉得一身轻松之外没有其他了,就连冷霜雪这次也跟着出来的。毕竟这次过后想过来就有些困难了。或者说大家聚在一起就困难了。

街上还是和他们第一次逛得时候一样的热闹。

“唉,小猫仔居然不能过来逛。”张欣有些郁闷的说道,想想之前默默说的小猫仔喜欢这街上的食物,可是她们却没能看到。

至于问荆过来抓小猫仔两个人自己也知道了,从心底开始对这位宗主之女不耻,居然会行这等小人之事。

“放心,她肯定过的不错。”莫清鸢随意的说道,对于在夙念云手里的小猫丝毫不担心,毕竟自己的娃都交给他来养了,更何况是一只爱撒娇的小猫仔呢,肯定被照顾的很好。

“咱们先去尝尝这家的饭菜吧。”前面的言松停下来笑着说道。

“不要。”众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声音有点高,跟在后面的修睿和焰生以及冷霜雪没有说话,却也表示着自己不像现在就去吃饭。

言松叹了口气,只能继续带路。

赌坊很快就出现在众人面前,进进出出的人自然不少,还有一些是之前碰到过的对手。不过现在明显也是准备过来玩玩的,看到他们自然也愣了一下,随后点头示意一下,之后才进去。

几个人纷纷看向言松,言松深吸一口,觉得自己算是千古罪人了,居然就这么带坏了师妹们,随后慷慨就义一般的朝着赌坊而去,莫清鸢紧随其后。

赌坊里聚集的人不少,有些是来小小的玩一下,也有像他们这样特意给这次比赛添些彩头的。

总体看下来就是很热闹。就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样。

莫清鸢以及张欣和肖蓉蓉,对这里自然好奇大过其他,毕竟算下来三个人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呢。

很快前面带路的言松停了下来,三个人才向前面看去,最大的赌桌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上面都是这次参加炼药系比赛的人员名单,人数不算多,但是也不算少。反正还没有开始第一轮,大家都在猜测这谁能够晋级,而现在他们的下面都已经被各路人投了票。

“行了,就是这儿了,师妹,你准备投多少?”言松有些郁闷,不管怎么都是自己带坏了师妹们,毕竟从一个从来不进赌坊的人,现在已经进来了。

“先给个一千万吧。”莫清鸢摸着下巴沉思道。

“一千万?”言松瞬间惊讶了,随后才小声的问道:“原来师妹你这么有钱啊。”看向莫清鸢的眼神都开始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