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一百三十二 赛前

夙念云没说话,显然已经明白莫清鸢的意思。

“这件事,我回去会和我师傅商量一番,若是不行,我就去闭关。”夙念云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你现在不是没事嘛,再说了我的功法既然能够化解你身体的状况,自然不需要这么躲着呀。我和你说是让你小心点,他们还没走。”莫清鸢解释道。

“嗯,我知道,娘子是在关心我。”夙念云笑着说道。

“谁是你娘子啊,按理说你才是我……”莫清鸢眨眨眼没说下去,不管是谁是谁娘子,最后两个人不都是夫妻俩嘛。

“嗯,我是你什么?”夙念云继续笑着问道。

莫清鸢瞪他,没说话,随后却微微变脸,然后才哭笑不得的说道:“居然有人去偷我的猫。”

“那你要去看看?”夙念云也有点担忧,毕竟莫清鸢现在不能和他们这些仙门子弟接触的。

“肯定要去呀,我到要去看看是什么理由,能够让人过来抢我的猫。”莫清鸢直接站起来气愤的说道。

“嗯,小心行事,切莫斗殴。”夙念云笑着提醒她。

莫清鸢点了点头,直接消失在房间里。至于夙念云则是想了想直接去找自己的师叔。说起来他的身体状况不止他师傅清楚,师叔同样清楚。

就在夙念云去找自己的师叔说明情况的时候,莫清鸢已经悄悄地溜了回去,小猫仔一直在她身边乖巧的睡着。对于外面的动静毫不知情,并不知道居然回来了一伙人准备将她这只普普通通的小猫仔偷了去。

轻轻拍了拍小猫仔的脊背,小猫仔没有丝毫的反应,而莫清鸢也顺便查看了一下关帆元房间的情况。现在的关帆元还没有庆祝完。自然房间里还是没有人的,也正好自己简单下的那点点药也还在。

随后直接起身出门,小猫仔有些迷茫的看着离开的莫清鸢,这点是要休息了吧,想清楚了的小猫仔直接歪头继续睡觉。

门外的院子里林淼有点气愤的,按理说这些孩子是要交给祭司殿惩治的,只是呢,他们明日就要参加比赛了,这点让她觉得不能断送了这些孩子的前程。只是她怎么也想不清楚这些人为什么会觉得莫清鸢的小猫仔是个神奇的存在,居然会想到过来直接把小猫仔偷走。

“正好你来了,看看怎么处理吧。”林淼气的直接扭脸不再看这些人,简直是让人无法直视啊。

莫清鸢则是好奇的上前,这些人群中居然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不过这会儿就属他脑袋最低。

“他们到底是来干嘛的?”莫清鸢还是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问他们。”林淼显然有点不想回答,说实在的,他们木灵院都想要给莫清鸢换换坐骑了,只是她自己觉得选中什么就是什么,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了。这让木灵院觉得丢脸的小家伙,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也会招贼惦记。

“严翊啊,你怎么也在啊?”莫清鸢装作此时才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直接好奇的问道。

严翊的脑袋低的更低了,简直就是丢死了人了,本来他们只是在酒楼庆祝的,结果呢,这一不小心就给喝高了,结局更是悲催,他居然主动地怀疑莫清鸢的那只猫,于是在这群朋友的怂恿下。他们才出现在这里。

而现在酒醒了大半儿,脸已经丢尽了,亏自己还是这次木系中的第二名,这下子肯定更加出名了不是。严翊甚至能够查看到躲在房间里面的那些人的目光,真是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肯定不喝酒了。

“林老师,院长知道了吗?”莫清鸢转身问道。

“知道,他们一进来就知道了。”林淼有些气恼的说道。

“俗话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再说小猫仔也没丢,要不放了吧。”莫清鸢沉思了一下说道。

“这?”林淼有些犹豫。而这些被困在地上的人纷纷希翼的看着莫清鸢。

“林老师,你瞧他们一个个也都是酒醉后的状态,咱们不如将他们送回去,就说是他们喝醉了走错地方,毕竟明日他们还要比赛呢。”莫清鸢笑着说道。

“你决定吧。”林淼觉得这种事情也不好意思伸张出去,毕竟说白了,他们不是偷神器什么的,选中的是个可有可无的小猫仔而已。

严翊瞬间激动地看着莫清鸢,他觉得自己今天认识莫清鸢算是最大的幸事了。

一场闹剧就这么结束,林淼还是有些不开心,直接说道:“要不直接给你换个坐骑好了,这小猫仔实在是排不上用场啊。”

“林老师,小猫仔就挺好了,再说我的坐骑空间没能打开,小猫仔刚刚好呢。”莫清鸢笑着说道。

“唉,你真是,等你进入仙门,门内弟子的坐骑一个比一个好,到时候你就知道现在让你换是个明智的决定了。”林淼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老师,我记得进入仙门之后还是可以换的吧,到时候看看我的实力若是能进步了就换,若是不能何必让那些灵兽跟着我受苦呢,现在小猫仔就挺好,乖巧的很。”

“行吧,你自己决定。早点去休息吧,明日还要比赛呢。”林淼最后还是妥协了,因为就算是她把坐骑给了莫清鸢,莫清鸢没有地方承载,依旧无用。

“嗯,好。林老师再见。”莫清鸢目送林淼离开后,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至于严翊几个人启悦皇朝也没用真的派人去送他们,毕竟已经够丢人了,若是给自家人知道,那才是脸都丢尽了呢。

一群人出了门直接就朝着自己的休息地而去,丝毫不提之前的事情,就好像他们真的只是喝醉了酒,翻错了墙。

夙念云将莫清鸢所担忧的事情告知了玄霄子,玄霄子也有些惊讶,原来刚才的那道神识是她啊。

“这姑娘,感觉本领不俗啊。”玄霄子直接皱眉说道。

“师叔,鸢儿的来历我已知晓,她必定不是害我。”夙念云解释道。

“哼,莫要忘了知人知面不知心。”玄霄子直接冷哼道。

“师叔,之前我能拿到青云莲就是鸢儿帮忙,之后更是她用自身功法为我梳理。若是她想要害我,早就行动了。”夙念云慌忙解释道。

“哼,我才说了她一句,你这回了几句了。”

“师叔、”

“行了,知道你惦记,至于那黑衣人的来历,我会注意一下,至于你也少出去,等到比赛结束之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仙门,不准在出来。”玄霄子直接制止了夙念云说道。

“是。”夙念云见师叔已经不再怀疑莫清鸢,才松了口气。

等到他离开,玄霄子直接摇了摇头,心头总有一种自己养大的仔被人抢了去。

关帆元结束饭局,就被下人送回房间了,只是这一睡,让他整个人瞬间陷入噩梦的圈子里怎么也出不来,不是被妖兽追赶,就是一群魔修在找他的麻烦,一晚上下来这休息还不如不休息呢。

至于早上更是在贴身小厮的多遍叫声中才醒过来,只是醒过来之后,身上除了累,还是累,丹田里更是一丝灵气不剩,一瞬间关帆元的瞌睡也醒了,更是惶恐不安。就要比赛了,他的灵力居然没有了。

“快,快去请我爹娘。”关帆元直接惊吓的让小厮前去叫人。

相对于关府的热闹,莫清鸢则是一夜好眠,至于那监视的花枝,早就恢复了正常,更何况这些药粉早就挥发殆尽,就是木系的高手也察觉不出这里面的问题。

清晨依旧是热闹的,毕竟今日的比赛相对而言会比之前的精彩,之前只是测试一下自身掌握的本事已经团队的合作,当然莫清鸢他们这一队不能算是默契的团队,毕竟一个走了小路的队伍。

只是这个只有那位负责的邢长老知道,众仙门自然只能感慨这队人的运气,至于其他人则是觉得这第一和之后的察觉有点大啊,毕竟第一的在花海直接走过去的,可是之后的那些则是五花八门,论好看必定是后面的,至于效率,那只能说是第一队的了。

而今天的比赛就不是这样了,今天需要比的是他们各自的实力,就算是前两场你的本事不那么靠前,只要今天的这场比赛,直接拿个前十,就能进一个不错的仙门,毕竟一个只会基本功的和一个仙法高深的自然是不能比的啊。

关府的人检查了半天也检查不出来关帆元究竟是什么情况,自然只能听他自己说,除了感慨这孩子想要降妖除魔已经魔障了之外已经别无他意。

至于失去的灵力,在家中长辈的帮助之下也恢复了七八,只是这也让他前进的步伐打了折扣。

“今日行事,你万般小心些。”关府的家主直接叮嘱道。

“是。”关帆元这会儿也老实了,毕竟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就是梦里打个怪,灵力都会被消耗殆尽。

街上四面八方而来的人皆是兴奋地表情,能参加的自然是高兴的,至于不能参加的,看看也是让人热血沸腾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