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一百三十一 查找

关帆元自然也是兴奋不已,虽然他的父母并不打算给他举行什么宴会,但是并没有阻止他的小聚会。

这会儿这些人还在花厅里畅聊。

莫清鸢隐身进来,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关帆元。随意的看了看。莫清鸢转身直接去了他的房间。

房间是少年的房间,看上去收拾的还是挺整齐的,四处看了看莫清鸢直接走到香炉旁边,想了想直接拿开盖子,左手微微抖动间,无色的粉末直接飘入其中。随后又将盖子盖好。

回头看了看,莫清鸢还是在他的床上以及整个房间里,洒上这种粉末。随后站在中间满意的看了看效果。顺手将其中的一支花枝作为监测的工具。人才离去。

关府依旧热闹,却没有人察觉已经有人走了一圈了。

接下来的目标,莫清鸢则是看向城外,那里刚才察觉到的气息不对劲,若是猜的不错,应该就是她了吧。

城外的一间小客栈里,黑衣的姑娘只是静静地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面陌生的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莫清鸢只是察觉到了三个房间里有黑暗的气息,却没能继续查看,毕竟仙门那边的人已经追踪过来,若是被他们发现了,自己才是罪过啊。

客栈里面也是热闹非凡,莫清鸢直接将自己化为木系的灵力,直接飘进了最近的那个暗系人员的房间。

房间里没有一个人,莫清鸢很快让自己附身到房间的花枝上。刚准备好,房门就被打开了,花枝微微缠了下。

进门的那人却是微微皱眉看着房间。

“怎么了?”他身后的女子有些不解的问道。

“有人来过。”那人直接说道。瞬间身后的姑娘也开始戒备起来。

莫清鸢心中一惊,自己已经很小心了,怎么就会被发现呢。

那人将房间的一切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对于桌子上面的花枝,则是直接皱着眉,这花枝好像有些问题。眨眼间直接挥手斩断了花枝。

花枝直接掉落在地上,甚至是花瓣也直接掉落在地面,显得煞是可怜。

“这花枝有问题?”身后的那位姑娘继续问道。

“不确定,你去通知她,咱们现在就走。”年轻人直接吩咐道。

“为什么一定要带上她?”那姑娘有些不满的说道。

“她是目前咱们能找到的第一个觉醒的人,说不定是之前某位大人的遗孤,等到日后回去,能够开启传承。”年轻的男子皱着眉头解释。

那姑娘察觉到他语气中的不耐烦,直接退了出去。

而这年轻人则是继续在房间里查找,这花枝按理说是有点问题的,不知道为何,等到他去斩断的时候却又没有问题了。

想了想低头将花枝拿起来,手中微微转动,直接眯着眼说道:“木系啊。”

花瓶中的水中莫清鸢却在惊讶这人的敏锐,幸好自己还会水系灵力转换,不然这分身就要人头落地了不是。

门外很快传来了脚步声。“咱们走。”那青年吩咐道。

“嗯。”其中一个姑娘回答道。

听到这个声音,莫清鸢已经确认了这人的身份,怎么也没想到,原来真的是她啊,曾经和张欣说了江湖还会再见,可也没用想到见到的这么快。

从水中出来,房间里面恢复一切正常,甚至是之前的暗系气息都被清楚干净,只是房间里还残留着一丝查看的神识。莫清鸢很庆幸自己还是作为灵力的状态,这才可以躲过去这般查看。

想清楚之后,直接从房间离去。而不远处的青年则是皱着眉头,这么久了,那个人还没有出现,到底是自己的错觉,还是说那人早就离开了呢。

莫清鸢出了客栈,就直接去找萧月楠了,萧月楠刚躺下,就察觉到房间里的来人,瞬间坐起来,就看到凳子上坐着一个全身都被裹在披风里面的人。

“阁下是什么人?”萧月楠厉声问道,说着已经将自己的武器拿了出来。

莫清鸢直接将头上的帽子摘下来,顺便将脸上的面具取下来。这一套动作中萧月楠已经警惕着,随后发现是莫清鸢才放下心来。

“我去,真是你这是要吓死人啊。”萧月楠瞬间无奈了,真是差点被吓死啊。

莫清鸢直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说道:“夙念云说了,不能直接和你们见面,不然我的成绩努力被视为作弊。”

“那你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萧月楠直接坐过来问道。

“嗯,确实有事,你去叫夙念云过来吧。”莫清鸢笑眯眯的捧着茶杯说道。

“我、还以为你终于想起来我了,搞了半天是找夙念云啊,等着,他现在有任务在身,不能过来,要不然等明天见吧。”萧月楠直接说道。

“不行,就要今天见,你去找他回来,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去吧。”莫清鸢顺手给他倒了一杯茶说道。

“你,你真是。等着。”萧月楠直接一饮而下,随后就出了门。

莫清鸢就坐在房间里喝茶,顺便等人。心中不免觉得其实问萧月楠也是可以的,只是不知道为何就是想要见上一见夙念云,或许是一天没见到了吧。

“咦,大师兄你怎么回来了?”门外传来的声音让莫清鸢知道自己要等的人已经来了,瞬间心情也变得好的不得了。

“嗯,萧月楠去替我了,我先回来休息一会儿。”夙念云的声音紧跟着传过来。莫清鸢有些诧异,这是什么事情居然还要他去做。

“那师兄先休息。”

“嗯,好。”

门外说话的声音减少,接着就是房门被推开,莫清鸢捧着茶杯总算见到了想要见的人,心里眼里都有些笑意。

夙念云关上房门后顺便设置了结界,随后才过来坐下,问道:“出什么事情了吗?”对于萧月楠所说莫清鸢过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担心的,所以直接将事情交给萧月楠,人就已经回来了。

“我想问下,缥缈宗招人进门,问荆的话管用吗?”莫清鸢没有拖拉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不管用,不说这次的比赛还没结束,单单是她的父亲,就不会允许她这般做。”夙念云直接说道。

“为什么?”莫清鸢饶有兴趣的问道。

“问宗主最是资环按规矩办事。”夙念云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莫清鸢说着也算是放下心来。

“怎么想起来问这个,莫不是问荆准备让你进入缥缈宗?”夙念云直接问道。

“可不是嘛。”莫清鸢有些气愤的瞪了一眼夙念云说道:“不就是跟你距离进了点嘛,你看看人家这是准备拿自家来对付我了。”

“不怕,不说现在她没有办法,就算是她能说动长老,只要你不同意,就不行,而且你若是拿到了这次比试的第一,可以自主选择仙门的。”夙念云失笑直接解释道。

“这点我是知道的,我就是害怕问荆现在直接搞出个什么,让我的名字直接挂到了他们缥缈宗的门下,那我就倒霉了呀。”莫清鸢点头说道。

“这点确实需要防备一下,虽说现在你们的资料都是在祭司殿的,不过各家仙门和祭司殿的关系也是非同一般的,自然想要修改些资料还是可以。你可以看看你的玉牌里面的信息。”夙念云说道。

“玉牌里还有信息?”莫清鸢有些惊讶,这点还真是不知道啊。说着已经从戒指里面拿出玉牌,玉牌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莫清鸢左右看了看随后直接看向夙念云。

“把你的灵力输入进去。”夙念云笑着提醒。

莫清鸢听说的将灵力输入进去,一瞬间玉牌的光芒变得强了一些,而她也看到了玉牌中的文字,里面介绍着她的来历,以及这两次的成绩,至于门派那一栏现在还是空着的。

“门派那里没有出现什么,是不是表示着我的玉佩信息还没有被改?”莫清鸢直接问道。

“对,只要在比赛之前发现玉佩信息被改,你都可以直接去祭司殿要求他们给你换个玉牌。毕竟这个门派需要自己同意之后才可以。”夙念云解释道。

“嗯,明白了。”莫清鸢攥着玉牌点了点头,这下终于不用担心了。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夙念云继续问道。

“还有一件事,和这次的比赛无关,不过我想你应该知道。”莫清鸢将玉牌收起来语气也变得有些凝重。

“什么事?”夙念云有些诧异的说道。

“之前我们木灵院有个修炼暗系的人被带走了,这件事你知道的吧。”莫清鸢说道。

“怎么,你遇到他们了?”夙念云也一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不能说是遇到,应该说是我刚才放出神识查看到了。”莫清鸢解释道。

“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交给祭司殿处理。”夙念云直接说道。

“哎呀,不是这件事,你继续听我说嘛。”

“好,你说。”

“我查到之后还是不太确定,所以就去看了看,然后听他们说我那位朋友有可能是他们某个大人物的继承人。”莫清鸢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