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十 莫清鸢被困

几个人说着回头,就见自家师兄正在身后等着他们,“啊,那个李铖,你刚才是不是说要去抓鱼啊,我们快去吧。”说这四个人中的两个人慌忙离去。

“那个,我去帮他捉鱼。”说着两个人也逃离现场。

莫清鸢还没动静就见怀里的娃娃很是兴奋站起来,扑倒夙念云怀里,甜甜的喊了声“娘亲”。

夙念云已经懒得计较这个称呼,而是看着莫清鸢,那笑意让莫清鸢一抖,“焰生,我要吃烧鸡。”说着也是连忙跑向正要走过了的焰生。

焰生楞了一下,从戒指里拿出之前在城里存的烧鸡。顺道加了把火。之后递给莫清鸢。

“兔子还吃吗?”焰生说着举了下手里刚刚打到的兔子。

“嗯,旭阳需要。”

“谢谢爹爹,爹爹,我也要烧鸡吃。”旭阳说着已经过来目不转睛的盯着烧鸡。

莫清鸢蹲下来看着他,然后将额头贴着他的额头,旭阳笑眯眯的和爹爹玩着游戏。

“今天不能吃太多,就吃个兔腿,然后一个鸡腿。你明天才可以正常的进食。”莫清鸢离开他的额头有些认真的说着。

“嗯,那爹爹,我要是饿了呢?”旭阳纠结了一下问道。他觉得爹爹说的这些貌似不够吃啊。

“不会,你肯定能吃饱。”莫清鸢很肯定的说道。说着撕下一个鸡腿递给旭阳。焰生见状开始生火烤兔子。

旭阳不在思考,直接接过来吃起来,“这吃多少东西还能确认?”萧月楠扭头问夙念云。

“你可以试试。”

夙念云的回答让萧月楠有些无语,这自己还真不会呀。

而旭阳也和莫清鸢说的一样,又吃了一个兔腿之后就嚷嚷着好饱。至于后面来的烤鱼,却是一口没吃。

夜晚莫清鸢带着旭阳在马车休息,焰生依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修炼,至于夙念云这会儿已经带着师弟们到深山中好好的历练。萧月楠很是兴奋的去凑热闹,看这群八卦的人的倒霉。

没看一会儿他就回来了,焰生只是看了他一眼,萧月楠却还是忍不住的说:“哎,太惨无人道了。”

见焰生不接话,萧月楠也没再说什么,自己找了个位置,自己修炼。

清晨,简单的休整之后,马车也开始继续朝着皇城而去,这次车篷上只剩下萧月楠了,其他的师弟纷纷跟在车上,萧月楠在车顶很是得意。

临近中午,马车也停了下来,莫清鸢有些好奇的探出头来看。

“有些不对。”夙念云轻声的解释着。旭阳已经从车里出来被夙念云接到怀里。

“确实挺特别的。”莫清鸢也有些凝重了。“不是说现在妖魔特别少吗,我觉得不少啊?”莫清鸢有些疑惑,按理说出来一两个小妖怪不可怕,可是现在出现的感觉都不算小啊。

之前那蛇妖若不是阵法没破,估计他们几个都得留下来,而现在眼前这个,莫清鸢觉得凭着自己的本事居然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只能说这里不简单了。

“嗯,之前确实不多,前些时日魔之匙突然现世,所以一些被封印的妖魔,都已经苏醒,即便是不离开封印的地方,也是让人头疼。”夙念云解释说。

“魔之匙,那是什么?”莫清鸢想了想自己没听说过,也就好奇的问。

“据说是会唤醒魔王的钥匙之类的。具体谁也没见过,不过它出现的那天,魔气比平日里多了数倍。”夙念云的这段解释莫清鸢没停太多,脑海中已经被那个钥匙洗脑了。

钥匙啊,自己那天手欠的拿出来顺便给了些灵力的玩意儿,这算是自己给自己路上挖坑吗。

“你怎么了?”夙念云见她脸色有些怪异的关心的问道。焰生也慌忙回头看。旭阳也是瞪大了眼睛的盯着自家爹爹。

“没事,我就是之前犯了个错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补救了。”莫清鸢觉得这种事情还是自己知道具体的就行了,免得……被人打死了。

“村子确实很奇怪。”萧月楠此刻从前面的村庄赶过来,“里面没有女人,都是男人。”马车停下的时候萧月楠就已经过去查看,只是这看到的,却是让他有些纳闷了。

偌大的村子里,连个小女娃娃都没有,全都是男的。

“哇,不是吧,冲我来的。”莫清鸢也震惊了。

“你本事那么高,怎么可能会有事。”萧月楠开玩笑的说道。

“哎,能绕行吗?”

“绕行什么呀,咱们就是来历练的,既然发现问题,那肯定是要解决的。”

“绕行的话我们就不能慢慢地走了。”

焰生在萧月楠的话音落下之后适时地插了句话。

“留个人在这儿,别让后面出现的人进去,然后咱们就进去瞧瞧呗。”莫清鸢摸着下巴说道。

“金帆,你带着旭阳留下,注意不要让人再往里面去。”夙念云直接安排起来。

“娘亲放心,我会乖乖地。”

莫清鸢也从马车上下来,金帆带着旭阳在马车边,目送着一行人往村子里去。

进到村子里,一棵巨大的树木在村子的中央,看上去半个村子都被他保护着一般,树边围着几个玩耍的小孩,见到外人来也没有害怕,只是好奇的看着。

莫清鸢这次没在前面走,很明显的被保护在中间,毕竟这村子的古怪还没有解释清楚地。

空气中是各家饭菜的香味,原本还玩的小孩们,此时也纷纷跑回自己家。只留下他们这些外来人。

“这样看着也没什么问题啊。”李铖有些不解的小声问。

“你呢?”夙念云问向莫清鸢。

“不知道。暂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莫清鸢也有些凝重。自己拥有着这世间唯一的一双特殊的眼睛,任何的阵法、封印、结界都可视若无物。进村子之前还有些别扭的感觉,怎么进来反而没有了呢。

“还是不可大意。”夙念云谨慎的说道。“分开查看一下。”

“是。”

几个人分别朝着四处查看,莫清鸢却在他们离去的一瞬间听到特殊的声音。让她一惊,这个声音,有些像魅惑术,却又有些不像。

因为明明带这些魅惑之意,却又让人觉得亲切。

“怎么了?”夙念云时刻注意着莫清鸢的动静。也在一瞬间察觉到她的变化。

“你有没有……”莫清鸢正要问却听见似有似无的哭声。“你有没有听到哭声,不是真正的哭声。”

夙念云早在众人散去之时已经探出神识,村子里确实有个小孩在哭,可现在莫清鸢说的,不是真正的哭声,却是让他有些凝重了。

因为这特殊的声音他没有听到,也没有察觉到不对的地方。可是现在只有莫清鸢一个人听到了,这村子果然是有古怪的。焰生也有些警惕的看着四周。明明炊烟袅袅的村子,怎么就变得这么怪异了呢。

“看来这里是针对女人的。”莫清鸢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夙念云正要说什么莫清鸢在他眼前居然变得若有若无的,夙念云脸色一变,伸出手去抓她,人在一瞬间就不见了。

焰生在那一瞬间也伸手去抓,结果却是什么都没有了。莫清鸢就这样在他们眼前消失不见。

而莫清鸢只是看到夙念云突然过来抓她,以及焰生也过来了,瞬间也明白过来,看来自己是出意外了啊。而如今这两个人已经不在眼前。

伸手摸了摸眼前,眼前出现了一道光,紧接着出现的就是一个透明的结界,这结界有些怪异,至少如今的她是这般觉得,转过身。眼前出现的是一片草地,碧绿色的草地充满了生命力。空气中都是青草的香味。

草地的不远处是一颗大树,这树,莫清鸢看了半天觉得是自己不认识的品种,就是不知道自己日后能不能种出来。毕竟他们木系的都被称为种植人员嘛,见过的花草树木,利用木之灵力可以重新种出来。

结界中没有风,这棵大树却在欢快的摇摆,莫清鸢不免有些怀疑这是在感叹自己又抓到人了?

莫清鸢消失之后,焰生和夙念云就开始使用自己的灵力查看周围灵力的波动。

什么都没有,这下,两个人有些急了。“娘亲。”正在两个人找不到头绪的时候,金帆却带着旭阳赶过来了。

“你们怎么过来了?”

“师兄,缥缈宗的人来了,尤其是那位问荆姑娘,听说你在这里,已经过来了。”金帆的解释让夙念云皱起眉头。这个缥缈宗的姑娘其实他自己真的没什么印象,只是这位缥缈宗的问荆姑娘居然传出非他不嫁的意愿。

“他们多少人?”

“他们一行是十个人,其中带着问荆姑娘,一共五位姑娘家。我没拦住,她们刚才在村口突然间就不见了。”金帆有些内疚。

“娘亲,她们和爹爹在一起呢。”旭阳的声音及时拯救了正在着急地焰生。焰生激动的过来抓住他问:“那你爹爹现在可好?”

夙念云也看向自己儿子,也是在这会儿觉得这个儿子看上去那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