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一百一十五 风雪来人

“喵。”小猫仔不满的叫声传来的时候,莫清鸢也无奈了,还是冰了一颗馄饨给她。顺便不满的说道:“吃那么多,小心撑破肚皮。”而显然 小猫仔对于这句话没在意,反而开始吃那颗馄饨。

焰生随意的瞟了一眼莫清鸢,觉得若是小猫仔的肚皮撑破的话,莫清鸢的也会把,毕竟这一人一猫吃的差不多。

一碗馄饨很快见底,小猫仔也就尝了一个,没在闹着要吃,毕竟它确实也吃了不少了。焰生付了钱,四个人正要起身,却纷纷扭头看向不远处的郊外。眼底都是一份凝重。

也不知道是谁居然在这个时候突破,这冲天而来的寒气可以让他们知道这次突破的是个冰系的高手,就是不知道是谁了。

“难不成冷妹子这么快就突破了?”言松皱着眉头喃喃道。

“不会,之前冷霜雪说过她还需要一些时日。”修睿摇了摇头说道。

“不会是丰乐国的吧?”苗云有些为冷霜雪担忧,比赛前居然有这般的高手突破,那么胜算岂不是大打折扣了。

莫清鸢却是觉得这寒气不是冷霜雪释放出来的,这种寒气有点像雪雕,正要说去看看。

“祭司殿行事,其他人等后退。”空中直接飞过去一队人。白衣胜雪,脚下的剑也散发着阵阵寒意。甚至是莫清鸢感觉到皇宫中的那些掌门长老也跟着前去。

“居然是祭司殿的过去了,看来这次要出事啊。我们要不要回去看看?”言松也开始担忧。

“那个方向不是咱们学院休息的地方。”焰生提醒他们,这群人是逛街逛的脑袋糊涂了,还是被这进阶震惊到。居然连这点问题都没有发现。

修睿三人愣了下,才仔细看了看,发现真的不是他们学院的休息地,不免尴尬了些,他们都是和冷霜雪一起入得学院,自然关系非同一般,这会儿自然也是关系则乱。

“既然担心就回去看看也好。”莫清鸢随意的看了他们一眼说道。随后目光依旧盯着那不远处的冰霜。

“那我们先告辞。”修睿也觉得应该回去看看。言松和苗云自然跟上。

莫清鸢等三个人离开了,才扭头看着焰生说道:“我要过去看看,你先带着小猫仔回去。”说着不等焰生拒绝已经将小猫仔放到他手中。

而人也穿过人群消失。焰生正要说什么,怀里的小猫仔已经挣扎着要过来亲他,吓得他再次将小猫仔放远些。有些无奈的瞧着小猫仔,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街上依旧热闹,虽然部分人的目光已经聚向那冰霜之中,但是因为有祭司殿的传言,众人纷纷不敢行动。毕竟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说不准就会被祭司殿的人当成同谋。

不过还是有些胆子大的悄然的跟上去,莫清鸢就是这中间胆子最大的那个了,虽然没有人注意到她。因为进入人群之后,她已经从戒指里拿出披风将自己完全藏起来。

祭司殿在事件发生地的周围布下结界,显然是为了防着有人在闯进去,当然不止结界,还有人手守候,莫清鸢一到这的时候就发现了四周停留下来的人,毕竟他们不能穿过结界。

而莫清鸢丝毫没去在意这些,这次确实仔细查看一番身上不会像之前带着夙念云那样。才悄然化作木系灵力,悠然在草木间流转。

结界中也只是流光一闪,丝毫察觉不到有人进入。而结界中明显和外面不一样的是外面还只是微弱的寒气,可这里已经是冰天雪地,那已经抽芽的树,这会儿已经冻成冰雕,还有那满树的桃花,这会儿也变成冰花。

莫清鸢一进来就转变了形态,毕竟这里的木之灵力都已经被冰系灵力夺去,而她自然也化作那纷飞的雪花,而这里的寒气让莫清鸢更加确认这是雪雕留下的,只是这里的是不是阿雪,还有待确定。

坐骑空间里的冰玄鸟已经兴奋的绕场飞行,还一直鸣叫,显然它也察觉到了阿雪的踪迹。

莫清鸢随意安抚一遍之后就朝着里面继续前行。直到见到人群,莫清鸢才缓缓地落在树上。

随后才放下心来,因为她已经看清楚里面的人,既然是人,就不可能是阿雪。只是不知道现在阿雪是否安全,毕竟自己现在不在。

现场一片剑拔弩张中,“阁下到底是什么人?”祭司殿的首尊最先问起。

“这是什么地方?”中间围困的人直接问道,虽然受了重伤,却依然让人觉得这人本事不低,至少祭司殿的首尊就觉得这人不简单。

“此地乃是丰乐国。”祭司殿的首尊试探的说道。

那人微微皱眉,丰乐国,从未听过的地方。

见那人皱眉,祭司殿的首尊继续说道:“是康源大陆上的国家。”

“康源大陆?”那人眉头更是紧皱,这个地方他还是听过的,毕竟上面也曾有过康源大陆飞上上去的人,只是那畜生怎么会选择这等小地方呢。

祭司殿的首尊挥挥手让四周的人退后些,虽然各大仙门也察觉这人可能是从上面而来的人,只是这会儿还不能和祭司殿撕破脸,只能皱着眉头退去,这和上面沟通的能力若不是只有祭司殿现在掌握着,他们早就解决祭司殿了。

“阁下莫不是从安云帝国来的?”祭司殿的首尊试探的问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人双眼直直的盯着祭司殿首尊,威压而来,让四周已经退去的各仙门也有些心有余悸。至于祭司殿的首尊,则是面不改色,其实心中依然知晓这人的本事不能算高,毕竟他所见到的皆是比他本事高的人。

“在下只是这康源大陆的修士,只是有缘面见过安云帝国曲家家主而已。”祭司殿的首尊淡淡的说道,语气中的自豪依然可见。

“原来是曲家的人,在下是安云帝国修士,李赟。”那人这会儿也放下防备,空中的雪花也纷纷散落在两人肩头。

“李兄怎么会出现在此?”祭司殿的首尊继续问道。

“你莫知晓曲家小姐曲清歌去世的消失。”李赟随意的说道。

“李兄记错了,去世的明明是曲清幽小姐。”祭司殿的首尊意味深长的说道。

“哈哈哈,上年纪了记忆自然没有以前那么好了。”李赟这才放下心来,眼前这人真的是曲家的人了,只是他们居然不知道曲家的人居然派了人在下界。

“不妨事。”祭司殿的首尊淡淡的一笑,就好像刚才的一切没有发生一下,纷飞的雪花早已经让两个人这会儿肩头雪白一片。而不远处的仙门只听到了那人的笑声,不免感慨祭司殿的首尊不愧是现在唯一能沟通天地的人了。

“既然兄弟知道曲家小姐去世,那么也应该知道这曲家的那只雪雕吧。”李赟继续说道。

“曲二小姐不仅拥有清瞳之眼,还拥有两只超神坐骑冰玄鸟和雪雕。”祭司殿的首尊装出一份很是恭敬的模样。就好像亲眼见过曲家二小姐带着两只神兽的模样。

“不过最近曲家那只雪雕就好像发疯了一样攻击曲家的人,曲家已经放弃那只雪雕了,我等若是有缘皆可得到。”李赟提醒道。

“唉,估计是因为二小姐身死有些发疯了。”祭司殿的首尊感慨道。

“既然兄弟能和曲家的人联系,那自然有离开这里的办法,我刚才试着沟通天地,怎么没什么反应?”李赟直接问道。

“李兄有所不知,这些时日此地与上界的沟通出了问题。”祭司殿的首尊也直接回答道。

“怎么会这样?”李赟有些诧异。随后觉得那雪雕也许是察觉到此地的问题,所以才来的不成,只是自己挡住了它的路,变成自己过来了不成。

“李兄怎么会来此?”祭司殿的首尊继续问道。

“那雪雕打开了天地联系,我不小心过来了。”李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身上的雪花已经变成冰晶。

祭司殿的首尊心中也是大骇,面上却是丝毫不显,之前莫清鸢说见过曲家二小姐,自己还是有些莫清鸢的,只是现在雪雕都要到此地来,莫不是二小姐真的在此?至于肩头那成为冰晶的雪花自然也没有察觉到。

“好了,让你的人都走吧,等我恢复之后我再试试打开这联系。”李赟不耐烦的挥挥手说道。只是挥手间他的那只右手缓慢的变成了冰雕。

李赟一下子警醒,瞬间再次看向祭司殿的首尊,犀利的眼神让祭司殿的首尊也察觉到了危险,只是不待他动静,脸上的神情也变了。因为他也察觉自己双肩已被冰封。“是谁?”

仙门众人见他们纷纷大敌来临的样子,正要上前,那纷飞的雪花一下子变得大了起来。将众人的脚步挡在风雪外。

而风雪中,祭司殿的首尊和那李赟也终于看到了来人,那人白色披风,脸上带着面纱让她整个人显得有些朦胧。只是那雪花中的白发让两个人大骇。这是曲家二小姐——曲清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