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一百零九 想要报仇

“你是维护学员还是维护常家,你心中明白,学员之间的打斗我们不参与,我们只是负责送他们到目的地,到了地方自然会有人来教育他们。”李长老提醒道。

“长老说哪里话,我、我自然维护的是学员。”张老师有些心虚,他还以为他投靠常家是隐蔽的行为,怎么会被人所知道。

“学院的众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需要的,只是在其位谋其职,不要忘了就好。”李长老说着直接捧着茶杯喝水。

张老师却不在说话,心中还是有些打鼓,曾经他确实不打算进入世家,只是仙门进不去,祭司殿投靠无门,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世家,这京城的世家也只有常家和萧家入了他的眼,可结果萧家并不接受他的示好,让他丢脸。

最后还是常家将他奉为家中供奉,只待他建功之外在升职。可现在偏偏一个功劳没得到,这次送学员的途中还让常家小姐受到这般侮辱。他不知道会不会到手的供奉就这样飞了,若真是如此,说什么也要给那两个学员告一番黑状不成。

“木系的那孩子是木灵院院长推荐过来的,丰乐国那边接应的人已经提前将她的名字录进去了,至于火系的那个和她关系不错,录的时候是一起录的。”李长老提醒道。

张老师微微皱眉,居然已经提前录入了吗,那就算告黑状也没用了啊。

船在空中缓慢的行驶,莫清鸢在屋里待了一天一夜,小猫仔才开始活泼起来,毕竟又能打破她的杯子,怎么能不算活泼了呢。

见她这般活跃了,莫清鸢才抬抬手,常如溱这一整天下来早已经昏昏沉沉的感觉了,这会儿却觉得自己好似飞了起来,接着就是摔在了地方,浑身都是疼,却丝毫睁不开眼。

方顺祥是常家外门之子,从他灵力显现的那刻,就注定了要做常家少爷或者小姐的跟班,而他很幸运的成了常家二小姐常如溱的跟班。

而常如溱一直是水系的第一名。虽然方顺祥的名次没有那么靠前。但是也成功的利用常家的资源进入百人榜的三十强。更甚至成为这次参加仙门大比的人员之一。

平日里因着常如溱的关系,不少人来他面前献殷勤。更甚至有些别的学院的通过他来向常家献殷勤。跟着常如溱的这些年来,他还真的没有见过常如溱失败。可是偏偏从这次学院大笔开始,或者说是从之前,听常如溱提起的历练森林里开始,失败就随之而来了。

若是失败在不同的人手中,可以说是为了寻求更高的力量,可偏偏这么多次下来全是在一个人手里失败。更甚至的是,这个人从表面看上去还没有常如溱厉害。怎么能让常如溱不恼火呢?

虽然恼火,但是常如溱这两天也没有去找原清默的麻烦。可偏偏今日在常如溱心情不佳的时候,居然碰到原清默的猫。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碰到仇人的爱宠。自然依旧眼红。方顺祥是看着常如溱教训那只猫的。因为明显感觉常如溱教训完了小猫之后心情好了不少。只是好心情没有维持多久,偏偏教训了的后果是变成现在这样。被原清默吊在船头。怎么也上不来。方顺祥觉得这又是一次失败。只是不知道常如溱会怎么想。

不管再怎么想,作为常如溱的跟班。今天的他很失职。毕竟他没有保护好自家小姐。害得她被人吊在船头。而如今自己只能在船头陪着。并不能做什么。方顺祥不知道回到家后等待自己的是什么?只是这会儿。他真的没有办法。

待在船头整整一晚上,没来人解救自家小姐,甚至是之前还能骂自己的小姐这会儿也安静了,方顺祥心跳的有些快,他不知道是担忧自己的性命也跟着到头,还是害怕常如溱再也活不过来。

清晨阳光照射过来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似乎又活过来了。透过厚厚的云层,一点点活下来。

小心翼翼的唤了常如溱的名字,得不到回应,他心往下一沉,想也不想就准备跳下去,只是手刚触摸到船栏杆,就被挡了回来,方顺祥诧异极了,这是有结界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只是这会儿也稍稍放下心来,心中不免有些怀疑,原清默当时是怎么出去的,毕竟没有结界主人的允许,他们是没办法离开。那么原清默又是怎么出去的呢?这一会儿他甚至忘了是常如溱,先把原清默的猫扔了出去。

身后传来脚步声的时候。让他有些诧异。自从昨天开始这船头就不再有人过来。而现在居然还有人来。回过头才发现来的居然是张老师。方顺祥慌忙行礼。

“李长老已经设置了结界。常如溱学员现在没什么事情。你也早些回去修炼。”张老师背着手随意的说道。

“多谢老师,我在此地修炼即可。”方顺祥行礼说道。

“也好,若有什么动静记得叫我们。”张老师点了点头说。

“是。”

待到张老师离去。方顺祥才觉得自己刚才怀疑的有些搞笑了。因为这会儿他已经想起来那时候还没有结界。毕竟那会儿他还伸出手去抓过空中的云。现在想来结界应该是在常如溱小姐被吊之后设置的。方顺祥不免觉得自己有些胡思乱想了。居然会觉得原清默就是拥有清瞳之眼的人。

这转瞬即逝的想法无人知晓。若是莫清鸢知道也一定会给他竖大拇指。毕竟这人确实猜出来。当然若是知道是张老师的提醒才让方顺祥消失了这个念头,莫清鸢更是会感激了。

时间过的很慢。至少方顺祥是这么觉得。虽然太阳的高度改变啦!可他依然觉得煎熬。毕竟常如溱,现在还在船底吊着。

一整天下来。他亲自见证了日出东方。又亲自送走了日落西山。可是常如溱依旧还在船底。他不知道原清默准备什么时候放人,却知道船上除了她一人之外无人能够帮忙。所以现在只能祈祷那小猫仔好得快一些。

在甲板上走来走去的他。怎么也改变不了内心的焦灼。也就在这时候。那藤蔓起了变化。常如溱居然就这么被甩了上来。方顺祥眨了眨眼。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幻觉。之后又揉揉双眼。再看的时候,常如溱已经在甲板上躺着了。身上除了点点血迹。并没有一处外伤。只是显然这吊着的一天让她有些不好受。这会儿还在昏迷中。

方顺祥双眼一亮。快步跑过去。嘴里不住地喊道,“如溱小姐。”上前扶起常如溱顺便切了下脉,而后直接抱起常如溱,朝着船舱跑去。路途间遇到几个人。皆是有些震惊。还以为要绑很久,结果才一天啊。

只是有这样想法的人居少。更多的是跟过去看看。看看自己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还有的则是去看一些八卦。毕竟还是第一次见到水系第一人这般狼狈。

方顺祥没来得及管这些人。将常如溱放到床上之后。顺便将门关上。将那些人隔绝在外。毕竟那些人脸上看戏的表情他还是能看得懂的,随后就开始为常如溱输送灵力。

待到常如溱的脸色好转一些。方顺祥才放下心来。顺道擦擦额头的汗。心中觉得原清默还是有些识货。知道不敢吊着他家小姐太久。只是多少还是有些蔑视。原来瞧着面对他们所有人这般硬气的人。不是还是败在他们常家的脚下。这会儿的他显然已经忘了那只小猫咪。

而那边,小猫仔将莫清鸢最后一个茶杯摔碎以后又惊吓的躲在被窝。莫清鸢无语的摇了摇头,早知道恢复这么快,就不把杯子放到桌子边了。

躲了一会儿的小猫仔悄悄地探出头来,见莫清鸢脸色照常,才放下心来,继续玩耍。

常如溱这一休息就是一整晚,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亮的时候了,方顺祥依旧在房间守着她,只是是坐在凳子上。

常如溱微微眯眼,想到自己这一天的屈辱,火气更是不打一处来。一挥手间直接将方顺祥掀翻在地。

方顺祥在地上打了个滚儿。随后慌忙连滚带爬的滚到常如溱床边。“小姐,你醒了,现在可需要什么?”

“原清默在哪儿?”声音有些沙哑,带着的恨意却不减。

“她……”方顺祥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毕竟原清默自己好好地呆在自己的房间,并没有因为这次的时间受到一点伤害。

常如溱见状自然更为气恼,直接厉声道,“快说!”

“是,”方顺祥颤抖了一下说道,“原师妹把那只猫带回去之后一直在房间里还没出来。”

“所以你是说我这次是白受罪了?”常如溱紧紧的抓着被子。

“虽,虽是如此,可是小姐,她迟早会受到惩罚的,毕竟学院的院长们都已经过去了,到了以后原师妹必定会受罚。”方顺祥慌忙说道。

常如溱没有说话,双手依旧紧紧的拽着被子。眼中的怒火并没有因为方顺祥的话而消失。随后缓慢的说道:“去,请张老师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