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一百零八 剑拔弩张

莫清鸢用灵力给自家小猫仔清理,便是过了这么会儿,还是颤抖不已。

房门再次敲响,莫清鸢直接皱眉,因为小猫仔再次害怕的躲起来了。小小的身体更是不住地颤抖。

随手一挥就见到门外的老师。

“你就是那个把学员吊在空中的人?”张老师眼神都带着七分怒气,三分不耐烦。

“是又如何?”莫清鸢直接反问,顺便伸手轻轻拍拍小猫仔给予安慰。

“即使如此,快去把如溱放下来。”张老师皱着眉头说道。

“呵呵。”莫清鸢冷笑之后直接关门,好大的脸,你说放就放,真当她好欺负啊。

而被关在门外的张老师也是气的瞪大了眼睛。

苗云直接闯到修睿的房间,言松倒茶的手抖了一下,随后笑意问道:“苗苗这么急呀,你不是在养猫吗?怎么有空过来喝茶呀!”

“出事了!猫从我这儿跑了,被常如溱抓住,当着原师妹的面丢下船,原师妹直接把常如溱吊在船头了。”苗云语速很快地重复要经过。

修睿直接皱眉,言松瞪大眼睛,“不是吧,常如溱不知道原师妹那猫是最普通的那种啊。”

“水系的人去找了老师来,师妹坚决不过来放人,现在张老师已经去找师妹了。”苗云有些着急的说道,对于言松的话,他并没有解释。

“我们也过去。”修睿直接起身,言松丢下手里的茶杯跟着。苗云在前面带路。

走了一会儿,修睿才提醒言松,“你去把焰生找来。”

而他们赶到之时,正好看到张老师被莫清鸢关在门外。

被关在门外的张老师自然是愤怒的,右手直接抬起来,掌间火焰升起。

“张老师,请等一下。”修睿直接出声阻止。

张老师皱眉,扭头看过去,眼神里尽是不满,直到看到是修睿以及言松个人,才稍微缓和了些。

而修睿和言松也趁此机会直接挡在莫清鸢的门前。然后朝着张老师行礼。

“你们来此作甚?”张老师的眉头依然皱着,声音自然算不得和蔼。

附近的木系学员都悄悄的躲在门后观看。毕竟还是第一次见老师对于他们之间斗争的这般上心,平日里都是让他们打完闹完才开始教育以及处罚,现在还在斗争中就开始处理了。还不知道这次原师妹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

还有的人则是担忧,毕竟第一次他们她们木系出来一个厉害的人,若是被这老师给打伤,那他们木系接下来还不知道会遭遇什么。

“张老师,原师妹也是因为自己的猫受伤才会如此,还请老师宽厚段时间,待我们和师妹说明白,她自然会和老师道歉。”修睿直接说道。

“哼,这等不尊重师长的学员居然也能来参加仙门大比,是打算让众仙门耻笑我们学院教出这等狂妄之徒吗。”张老师义正言辞的说道。

莫清鸢随意瞟了眼门外,懒得理会,毕竟怀里的小猫仔经过这开开关关的门,这会儿颤抖的好似更厉害了。想了想,莫清鸢直接爬到床上,搂着小猫仔睡觉,不理会外面的动静。

“张老师,原师妹本就疼爱自己的猫,今日我和苗云过来拜托原师妹帮忙种植药材,张老师也知道此次比试的重要性,我等自然也要全力以赴,师妹为了专心种植药材,将小猫托付给我和苗云,却不曾想我们没看住,那猫跑出去碰到常师妹。”修睿缓缓道说道:“常师妹之前和原师妹有些嫌隙,才将原师妹的猫丢下船去,怎么说那猫也是原师妹的坐骑,更是咱们学院出来的,原师妹气愤之下才会将常师妹绑起来,这会儿自然也在气头上。张老师不如等到两位师妹缓和些,再来教育。”

“若是我今日就要教育呢?”张老师眯着眼睛语气不善的说道。

“若是老师要硬闯,那我自然也要领教一下了。”不远处的声音传来,修睿有些无奈,这是过来挑起战火的呀。

张老师本就不快的心情一下子又变得愤怒起来,直接扭头怒目而视。来的正是被苗云叫过来的焰生。

“呵呵,好大的口气。”张老师这会儿反而笑了,这还是他胜任老师以来第一次收到如此的对待。

莫清鸢听到焰生说话微微皱了皱眉头,居然要去挑战老师,焰生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小猫仔听不到外面的情况,这会儿躲在被窝里反而稍稍安定了些。

“焰生,还不和老师道歉。”修睿急忙说道。顺便给他使着眼色。只是焰生并不理会。

“张老师,焰生只是关心朋友并无恶意。”修睿急忙说道。

“我听说过你小子,你是不是觉得上了这船就可以去参加比赛了,忘了和你说,我还是有权利剔除你们的。”张老师嘴角噙着冷笑说道。

“张老师似乎也忘了不是只有皇家学院的学员才能去参加比赛的。”焰生丝毫不为所动的说道。

莫清鸢听得却是一头雾水,明明和别人打听到的就是入了皇家学院才能去参加仙门大比的,怎么现在反而说除了学院还有别的路呢?

“是吗,那你倒是可以离开了。”张老师面带笑意的说道。

莫清鸢想了想直接出声:“还有什么门路哇?”闻言木灵院的众人说不出什么感觉了,至于修睿则是觉得这位老师要倒霉了。

“有、”

“小张,事情处理完了就回来。”李长老的声音适时响起。也打断了焰生的回答。

焰生没在说话,修睿也松了口气,只要不离开学院那就好,这样还要修补一番。

“李老,这事、”张老师还要说什么,就感觉到一阵威压,让他说不出话来。

“都散去吧。”苍老的声音让周围的学员纷纷行礼离去,木灵院那些躲在门后的人也纷纷关上门。

修睿想了想还是让开房门,言松也松了口气,真怕修睿顶不住最后他们还要和这位老师打上一架,那就成历届以来最刺头的学员了。

焰生并没有离开,修睿本来要带他一起走,只是焰生却选择留下来,毕竟自己还要等着默默,万一默默想离开了,他们也可以直接离去。默默那么疼爱小猫仔,现在还不知道小猫仔的具体情况呢。

张老师动了动嘴,没有说话,却是狠狠的瞪了一眼莫清鸢的房门,还有焰生。

等到张老师离去,焰生才敲了敲门,问道:“能进来吗?”

“估计不能。小猫仔受到惊吓了,听到点声音都害怕。”莫清鸢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需要我做点什么?”焰生沉默了一下问道。虽然他不是很喜欢小猫仔这种萌系小动物,不过鉴于这是默默的,而且默默现在还很喜欢,他还是收起了那丝丝不喜欢。

“暂时不用,你刚才还没说完,我之前打听到的是只能从学院出来去参加仙门大比,还有其他途径吗?”莫清鸢的声音从门里传出来。

“嗯,有的,除了学院,各世家也可推荐自家子弟,或者是直接去参加选拔,只是人数毕竟多。或者是皇家推荐,各城主推荐之类的。”焰生解释道。

“原来还有这么多路径啊,早知道就不来学院了。”莫清鸢有些郁闷的说道,若是不来,估计也遇不到这个让人只能宠着的小猫仔,自然也不会认识常如溱。

“咳咳,焰生学员,你过来一下。”那苍老的声音有些不自在的说道。

“你先去吧。暂时不用来找我,有事,我会去找你的。”莫清鸢沉默了一下说道。

“好。”焰生回答之后离去,门外变得很安静,莫清鸢刚才和焰生聊天直接封闭了小猫仔的五感,它这会儿自然还在她怀里睡觉。

只是每隔一会儿都会颤抖一回,就好像睡梦中都是不安稳的。

常如溱觉得自己算是比较大意的,不然怎么会被莫清鸢所绑住,而现在这藤蔓的倒刺已经进入身体,除了疼她已经感觉不到别的了,灵力运转到那疼痛的地方确实直接绕过去。

紫色的衣裙上已经有点点的血迹,可也只有这点点而已,因为现在已经不再出血,只是让她疼痛让她难受而已。

不管她怎么挣扎都挣不断这藤蔓。这藤蔓反而越绑越紧。常如溱愤恨的咬着嘴唇,苍白的嘴唇直接被她咬出了血,心中暗暗发誓绝对要让原清默付出代价。

“李长老为何不让我将那两名学员赶走?”张老师一进门就不满的问道。

“你这是忘了规矩。”李长老一边泡茶一边随意的说道。

张老师一噎,收回不满的气势,直接对着李长老行礼,随后才说道:“李长老,那两名学员如此不尊师重道,为何要留下他们。”

“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责任。”李长老随意的说道。手上已经给两个人倒上茶水。

“我没忘,所以我才要维护常学员,好好地姑娘家现在被吊在船下,像什么样子。咱们学院的脸都要被那两个学员丢完了。”张老师直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