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七十七 编故事骗过祭司殿

“落花城啊。”祭司殿的首尊觉得自己错过了些大事,毕竟之前落花城的事件曾经上报过来了,只是那会儿他也在替他的主子高兴,他的主子终于可以如愿以偿的修炼本家功夫,甚至是拥有清瞳之眼。可没想到,原来一切都是一场空啊。

“金长老,派人再去落花城……算了。”祭司殿的首尊话没有说完,又开始思考,莫清鸢只能在中间站着,等着这人继续的盘问。

“你刚才说是在城外碰到的?”

“是,只是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是在城里的,那会儿我已经没有木之灵力了,城里当时已经戒备了,不过那会儿想着回家让祖老帮我看看,所以并没有告诉封城的师父们我是木系,只是说我修炼的是火系。”莫清鸢解释道。

自己的容颜并没有改动,那个守城的祭司殿人员一看便知。这件事还是需要说清楚的好。

“哦,是吗,那之后呢?”首尊漫不经心的问道。

“出了城就回家了,毕竟那会我只是会一点点火系。”莫清鸢说道。

而学院的冰系的院长却觉得惊讶,只是知道这孩子是冰系的好苗子,还不知道居然还会火系的。

“可我瞧着你们学院这边给你的记录,怎么还会冰系?”声音里面的怀疑是个人都听得出来。

“具体我也不知道,只是回到家中,几位祖老帮我检查之后发现我的木系灵力并没有完结,才得以继续修炼,至于冰系,也是莫名其妙出现的。”莫清鸢原本也想过这个要怎么去编,不过夙念云却告诉她一个特别的事情,就是落花城,原本是木系灵力者觉醒的较多,可是自从她在那里冰封那座城主府之后,那里居然开始陆陆续续的觉醒冰系灵力者了。

既然大家都能觉醒,那么现在她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说的过去,毕竟不是她一个人觉醒了冰系。

“这件事先这样,日后祭司殿会随时传召你过去。协助调查。”祭司殿的首尊说道。

“是,学生知道。”

“你先下去。”祭司殿首尊说着才端起茶杯喝茶。

莫清鸢走出去之后有些担忧,这人应该是上面的,怎么就下来了呢,还是说之前就是下面的呢。

等到莫清鸢离去,祭司殿的首尊才说道:“各位有什么想说的说吧。”

“首尊,刚才她说的那个人,不会是,落花城的陈牧吧?”火长老最先问道。

“确实像啊,毕竟陈牧的样子和她描述的很是相似。”其他的几位长老也议论道。

学院的院长们纷纷面面相觑,没说什么,毕竟现在这是他们学院的学员所说,若是他们赞同,日后出事,他们也会被当成帮凶存在。

“不管是不是陈牧,现在已经被冰封了,至于那位天外来客,金长老,让各地祭司殿的人都注意一下,这人才是我们要注意的。”祭司殿的首尊放下手中的杯子说道。

“你们学院这边也注意一下,那位可不是善茬。”祭司殿的首尊提醒道。

“是,只是我们这边该如何防御?”总院长觉得这人要是真的能直接冰封一座城,那么他们学院还是不安全的,毕竟万一把学院给封了,那才是最可怕的。

“那人就是清瞳之眼的拥有者,回去之后我会发布通告文书,之前也曾和你们说过这人的特征,你们好自为之。”首尊说着已经起身。

总院长以及各位只得相送。

没走多远,祭司殿的首尊又停了下来,漫不经心的试探道:“刚才那个姑娘她的坐骑是什么?”

“回首尊,她的坐骑是在学院的召唤园中召唤出来的——猫。”木灵院的院长也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多年,第一次在召唤园中召唤出来一只小奶猫。

虽然现在那猫长大了些,可是之前刚出来那会儿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召唤园中召唤出小猫,真是让他木灵院也再次出名一把。

“哦,一只猫?”祭司殿的首尊有些感兴趣的问道,只是他也说不明为何闻言会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是啊,就是一直普通的猫。”木灵院的院长觉得丢脸也早就丢过了,这会儿反而没刚才那么纠结了。

“如此这般,倒要在你们学院大比中见识一番了。”

“哪里哪里,能够让首尊前来指导一下孩子们,才是他们的福气。”总院长慌忙说道。

“如此到时候就要叨扰了。”

“哪里,哪里。”

祭司殿的人来的块,走的也快。莫清鸢出来之后就和萧月茜几个人离开了,自然也简单的说明了一些情况。

“难怪药长老好像有什么要说的一样。”萧月茜这会儿倒是想起来刚才药长老那欲言又止的模样。

“默默,原来你是隐世之家的人啊。”肖蓉蓉之前一直觉得默默是哪个家族的人,现在倒好,人家原来是隐世之家的人,那自然本事不一般也有情可原了。

“你们的重点都错了,默默,哪个冰封落花城的高手,后来你有在见到吗?”张欣双眼发亮的问道。

“你们不应该问问我还能不能恢复吗?”莫清鸢沉默了一下才问道。

“默默,你忘了你之前已经说了好不了了。”肖蓉蓉提醒她道。

“哼,我拒绝回答你们的问题了。”莫清鸢傲娇的走的最前面,反正故事的真伪说道最后她自己都快不知道了。对着不熟悉的人编个故事也就算了,既然是朋友,反倒不知道怎么说了,还是像之前不说最好。

“默默,不要这样嘛,我们是好朋友嘛。”张欣跟上去抓着她的手臂撒娇。肖蓉蓉和萧月茜跟在后面。

阳光中,她们的笑声让这学院也变得有些欢快。身影也在夕阳中越拉越远。

四个人说说笑笑的到了饭庄,选好饭菜,这次来的晚了些,没有要到包间,只能在大厅,只是他们总觉得今天这些人的目光有些奇怪,甚至是莫清鸢肩膀上的小猫这会儿有些害怕的往她怀里钻。

莫清鸢也只是有些诧异,然后和肖蓉蓉,张欣以及萧月茜面面相觑。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祈祷着饭菜早些好,吃完就离开。毕竟这眼神确实够怪的。

一顿风卷残云,四个人纷纷逃离饭庄。

“默默,以后再也不来这家了。”肖蓉蓉心有余悸的说道。

“嗯,可是我们爱吃的大部分都在这家。”莫清鸢纠结了一下说道。

“哎呀,不在店里吃,直接带回去呀。”张欣挥挥手说道。

“接下来不是要去森林里呆到学院大比吗?”萧月茜提醒道。

“嗯,说的也对啊。”张欣也愣住了,还有学院大比?

“还有学院大比?”心中所想自然而然的跟着说了出来。

“一直都有的,不过呢,暂时和咱们没什么关系就是了。”肖蓉蓉笑着说道。

“什么叫暂时没关系啊?”张欣不解的问道。

“嗯,就是比赛是百人榜上前三十的人去的,而咱们黄字班连去加油助威的机会都没有。”肖蓉蓉解释道。

“还有这样的说法?”莫清鸢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

“嗯,是的呢,学院大比一般都是百人榜上前三十的人去的,而前三十的人一般都是在学院呆了两年以上的天字班的学员。”萧月茜也解释道。“当然你除外。”

“这么说的话,也就是说到时候看不到你们喽?”莫清鸢问道。

“所以,我们能不能去就靠你了,默默。”肖蓉蓉拍了怕莫清鸢的肩膀郑重其事的说道。

“几个意思?”莫清鸢诧异的问道。

“因为参加的人可以邀请朋友去啊。”萧月茜笑眯眯的说道。

“啊,那默默,我要去看。”张欣也兴奋起来。

“若是到时候可以邀请,我一定带你们去。”莫清鸢觉得这不算什么大事,倒也答应下来。

“哈哈,那就全靠你了。”肖蓉蓉也兴奋起来,毕竟曾经她只是听人说过多热闹,现在可以去看看也是让人激动的。

萧月茜虽然去看过比赛,只是这会儿也跟着高兴,和家人作为仙门百家的人去看,以及作为学院中的一员观看,看到的应该是不一样的感觉吧。

童影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尽管天已经黑了,也看不到外面的光景,可是她们的笑声依然传来,她抬起头,没有聚焦的眼睛盯着门,她只是关上了门,并没有打开那层结界,不然这声音是听不到的。

只是不清楚为何,这声音就想要听一听,或许是还没有死心?又或者只是想多了解一些?

“明天咱们就可以去森林,不知道这两天莫强是不是又进步了,哎呀,我可不能落后太多呀。”张欣有些烦恼的说道。

“我和默默因为特殊原因暂时无法继续,就靠你了。加油啊。”肖蓉蓉也笑着说道。

“放心好了,我肯定会努力的,怎么也不能咱们四个人中就要莫强一个人独领风骚。”张欣握拳说道。

“加油,我先去休息了。”莫清鸢也笑嘻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