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五 迷雾中出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几位客商走过来,有些着急的问着。

“我们也不知道啊。”老板娘慌忙摇头说道。

“她说你们会从山上下来。”那位从山上逃下来的长生媳妇指着莫清鸢说道。众人随着她的手指看向莫清鸢。

“姑娘,这种玩笑可是开不得。”其中一名客商有些凝重的看着莫清鸢说道。

莫清鸢咽下最后一口包子,顺便喝了口茶,才无辜的说道:“大哥,你这玩笑才不好笑的好吧,我只是碰巧看到了呀。”

“诸位,我们现在算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何必在纠结之前呢,眼下最重要的是从这里出去要紧呀。”其中一名客商说道。

“说得对呀。”

“就是啊!”

……

几个客商纷纷同意,莫清鸢已经拿起一个包子继续吃起来了,显然对他们所说的不感兴趣。几名客商见这姑娘无动于衷,也有些着急。

“有人来了。”后面坐着的少年出声说道。

众人不在看着莫清鸢,而是看向外面。

“这的雾大的根本没办法飞行啊?”不远处的吐槽声让众人有些欣喜,飞行?那可是修炼的人才会的呀。

“闭嘴吧你,都是你这乌鸦嘴,非要找什么刺激,这下可好了。”

“哼,这事儿怎么能怨我呢,我也只是说说,谁知道这山这么古怪啊。”

说话的声音由远及近,不多时浓雾中走出来六名身着玄衣的男子,衣着服饰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某家仙门的,若不是其中一人莫清鸢见过了,肯定不知道是清玄门的人了。

身后的少年有些激动的站起来,很显然他认识这群人。莫清鸢却是端起茶杯喝水,这些人来了,应该会有大战了,嗯,吃跑喝好了才好逃走。

“咦,居然还有人?”萧月楠有些震惊了,这些人看着要不没有灵力,要不就是灵力不太高的样子,居然在这浓雾中活着,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啊。

“几位道长,救命啊。”这些客商激动的扑上去。

夙念云快速的躲开,萧月楠被围在其中。众位师弟也纷纷让开。

“唉唉唉,我说这什么情况啊?”萧月楠瞬间不淡定了。

“道长啊,我们只是想要离开这里啊,谁曾想转了一圈又回来了。道长啊,你可要帮帮我们啊。”其中一名客商说道。

“是啊,是啊。”

“道长,你可要救我们啊。”

……

“等下,等下,你们都是要离开的?”萧月楠问道。

“对呀。”

“是的。”

“那先等下。”萧月楠挤出人群,凑到夙念云身边,问道:“咱们要带着这群人出去?”

“这地方有些诡异,还是小心为好。”夙念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只是有着这种感觉,但具体说了,却又说不上来。

“那我们先休息会,还是?”萧月楠觉得自己好像还有点懵,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发展成这样了。

“先休息一下在出发吧。”夙念云觉得还是在观察一下为好。

“这样,我们这刚到,先休息下,等下走的时候叫上大家。”萧月楠回头对着那几名客商说道。

老板娘见状招呼店小二烧水给这些添茶。等到众人皆休息的差不多了,萧月楠也就准备带着人出发了。

几位客商纷纷跟上,老板娘纠结着也跟了上去。夙念云走在最后,却是见莫清鸢和焰生依旧在桌前坐着不动,不免有些疑惑。

“几位不跟我们走吗?”

“不走。”莫清鸢摇摇头说道,随后转头对着焰生说道:“我瞧着这儿还有客房,晚上说什么我也不睡马车了,太不舒服了。”

“嗯。”焰生说着起身,去茶棚后面的房间查看。

夙念云微皱眉头,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啊,“也好,那两位就保重吧。”

夙念云也没在说什么,转身走到萧月楠身边,带着人走进浓雾之中,莫清鸢见看不到什么人了,也就起身往后院去。

路过马车旁,莫清鸢还是停下了脚步,顺便看看马车旁边拴着的毛驴,抬起双手,在胸前飞快的捏着法诀,青色的光芒将马车和驴篷覆盖。见防护做好了,才起身前去后院。

茶棚后面有四个房间,这个莫清鸢是知道的,其中一个里面住着一个老人,这点莫清鸢也早知道了。焰生选择收拾的房间是之前老板娘住的房间。在门口等着莫清鸢进去的时候,莫清鸢却去了老人的房间。

焰生有些不理解。

房间里有着淡淡的药味,那小二此刻也在房间,刚刚这两个人没有离开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原本觉着自己陪着老母亲就算是死了也算是值了,毕竟母亲现在不能移动。

“客官,你怎么没走啊?”想了许久,那小二还是问出了心中所想,焰生守在门边没有说话,他觉得他的任务就是守着这里就好。

“你呢,怎么没走啊?”莫清鸢随意的坐在凳子上反问。

“我得守着这儿。”小二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不大,老人依旧安详的睡着。

“这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当然得留下呀。”莫清鸢笑眯眯的说道。

“这地方安全?”小二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事实上夙念云也是在走出茶棚之后发现了问题,茶棚是安全的。只是想返回去已经找不到路了。

“嗯嗯,安全。”

茶小二还是有些纠结,莫清鸢却没在解释。

走进浓雾的众人此时也打起精神,浓雾中早已经什么也看不清楚,就连身边的人也不再清晰,没一会儿众人已经找不到自己身边的人了,每个人都变成了单独行事一般。

夙念云觉得要出事,不远处的尖叫声让他飞身前去,前方依然是白雾一片,夙念云停下脚步,闭上眼睛,念着法诀,放出自己的神识,去注意周围的情况。

就在此时侧身的灵力波动,让他也侧身躲过,尽管没有睁开眼睛,夙念云也已经知道情况,看来这山中却是有蛇妖,而此时自己遇到的正是条毒蛇,毕竟那毒液已经让身边的树倒下了。

第一击不中之后第二击也已经过来了,夙念云也已经找到攻击者的位置,随即一掌打出,带着火光的攻击瞬间传来那小妖痛苦的吼叫声。

夙念云没有睁开眼睛,眼前的浓雾依旧,他明白自己击倒的不过是一只小妖而已,真正的蛇妖还没出现。

夙念云不再停留继续往前行走。

而此时的茶棚中,因为一声声的吼叫,让莫清鸢也跑到门口,看了看茶棚周围的浓雾,呢喃道:“这才刚进去就打起来了,不愧是第一仙门啊。这至少打了20条蛇了啊。”

“咱们不去帮忙吗?”焰生问道。

“不用,这点小妖都对付不了的话,他们就不是第一仙门了。”莫清鸢回道。

“对了,那老板娘是你什么人啊?”莫清鸢还是回头问向里面的茶小二。

“那是我嫂子。”

“我估计你嫂子活不了了。”莫清鸢有些惋惜的说道。

“嗯,嫂子说了不管是逃出去的,还是我与阿娘留下来,总会有人活着,那就可以了。”茶小二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莫清鸢没在说话,明白了这就是出发之前茶小二和那老板娘的商议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原本白色的雾,在夜色中已经变成黑色了。周围依旧是看不见点点光芒。

房间里只有一盏煤油灯,微弱的灯光在风中摇摆,莫清鸢默默地啃着自己的包子,那小二已经照顾着自己的母亲吃饭,吃药。

“二柱,你嫂子呢,我怎么好像一天没听到她说话了?”老人的声音有些微弱,说一句话已经喘了半天。

“嫂子今天有点不舒服,先休息来了。”

“哦,请大夫了吗,要不你去看看吧,我这没事。”

“嗯,请了,已经吃了药休息了,你先吃药吧。”

莫清鸢等着老人吃完药,直接挥挥手,老人家还要说的话却已经昏睡过去。

那小二惊恐的看着莫清鸢,“等下估计有场恶斗,你娘先睡会儿会好些。”莫清鸢解释说。

“你不是说这地方最安全吗”

“安全是安全,但是不代表没有危险啊。”莫清鸢的话音刚落,窗外刮起的呼呼的大风,门外已经碗盏破碎的声音清晰可见,屋外的毛驴也扯着嗓子吼叫。

“哎呀,我的驴。”茶小二突然急了。这是自己家唯一的代步工具啊。

“放心放心。我家的马还在外面呢。”莫清鸢慌忙拉住准备出去的少年,“你这会儿出去,除了作为点心喂那蛇妖之外,就真的剩下你这母亲一人了。”

“那是我家唯一的家畜啊。”茶小二有些着急的说着。

外面驴声中夹杂着马叫声。茶小二看着莫清鸢说道:“你家的马也怕了。”

莫清鸢无语了,好吧,确实忘记了,这马也不是什么宝贵的坐骑,自然也会害怕。

“还是我去看看吧。”焰生起身准备出去。

“那你千万记住,不要用土之灵力,或者是进入地下。”莫清鸢交待道。

“嗯。”说完焰生已经打开门出去,顺便还将门关上,莫清鸢起身凑到窗边通过窗户的缝隙查看,茶小二觉得这人一点仙门风范都没有,不过他也凑过去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