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二百五十四 解决

深吸一口气,缓缓地伸出双手,坐骑空间的冰鸢鸟也随着莫清鸢的动作在空间纷飞鸣叫。

守在迷途的云雅正看着天空中翻飞的云彩,微微皱眉,刚回到山门的众人也惊讶的看着那翻飞的云彩居然朝着两边翻去,中间很快就裂开了一个口子。

云雅正脸色变得不好起来,直接伸手正要毁了迷途树,那树中飘飘然的出来了一行字。“今生债,来世偿。”死死地攥着拳头,直接转身朝着妖皇山而去。

天空中那裂开的部分,很快传来一声鸟鸣。接着一直雪白的大雕从中间飞了出来。

等到那大雕离开,天空也恢复了原样,祭司殿的首尊有些后怕,这雕是清瞳之眼的主人才能召唤出来的,按理说还有一只冰鸢鸟呢,而现在,到底是说实力不允许召唤两只,还是其中一只一直跟着呢。

雪白的大雕很是兴奋地朝着妖皇山飞来,那速度就是妖皇山边的守着的那些人也未曾反应,雪雕已经冲了进去,就好像这结界不存在一般。

“糟了。”众人紧张起来,这雪雕若是坐骑的话,是不是可以带着里面的人出来了呢。

雪雕和冰鸢鸟围着她转动,结界中的暗系的灵力也朝着她涌过来。

双手挥转间,青色的灵力缓缓地在她身边流转,雪雕和冰鸢鸟也好像完成了什么仪式一样,空中白色的雪花缓缓地往下落,那青白色之间的暗系灵力纷纷被淡化。

夙念云从进入封印中,身上的暗系灵力就开始涌动起来,封印最深处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呼唤着他,他知道是那只魔眼,而自己当初为了带它来这里,曾将它装在自己的身上,而现在自己的出现自然能够召唤出它来。

外面发生的事情,他并不知道,黑渊知道也没有告诉他,毕竟现在是关键的时刻,若是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说不准结界中的他们都会死去。

毕竟只是守在这里就让他们体内出现了暗系灵力。更何况是夙念云这种曾经承载过它的人,这世上唯一一个没有被它所扰的大概只有莫清鸢了吧。

毕竟他们曲家的人天生就是对付这些东西,虽然当初的事情他知道的不多,但是他所效忠的主子对她了解,而他也算是耳濡目染了些。

童影传回来的消息让他知道若是夙念云知道这个情况,说不定会放弃手中的计划直接杀到缥缈宗,可是他不能冒着险,因为早在来到这里的时候,主子就说过一旦他将魔眼收为己用的时候,不能放他出去。所以他只是让童影和兰娇娇回来,不在管缥缈宗,让他们自生自灭。

而现在的他只是遵从当初的旨意而已。另外他也知道这魔眼收复之后,等待自家主子的将是死路一条,可这也是主子的命令,为的就是救莫清鸢的命。

这也是当初主子会联合曲清歌杀了莫清鸢的原由,只是那时候曲清歌很明显欺骗了主子,不然主子也不会选择现在的这种方式了。

一个月的时间,夙念云已经接收的差不多了,黑渊虽然遗憾,但是至少成功了。

只是刚要放下的心神,随着那飞进来的雪雕就让他觉得大事不好。

果然下一秒,魔眼就像感知到了什么一样,想要逃出夙念云的控制。夙念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好起来。黑渊慌忙用灵力帮助夙念云控制,只是很显然,他们低估了清瞳之眼的能力,也低估了魔眼对于清瞳之眼的仇恨度。

随着结界中的暗系灵力变少,不远处那最是浓郁的魔眼一瞬间就飞出了夙念云和黑渊的控制。黑渊不慎被撞飞出去,而夙念云也随着吐血之后体内气血翻涌起来。

“快,去拦住她。”夙念云紧张的说道。

“是。”黑渊挣扎着起身追出去。夙念云也稍作休息就追了出去。

黑暗一瞬间降临在这封印中,浓郁的伸手不见五指。雪雕和冰鸢鸟的叫声在黑暗中显得更为清冽。

云雅正到来的时候外面的那些人正在加固封印,“师祖?”清玄门的其中一名弟子见到云雅正还是很惊讶的。毕竟传闻中师祖可是仙逝了的,而现在居然出现了,那是不是说着封印中的东西没那么可怕了呢。

“全部停手。”云雅正的话语让这些人一瞬间激动了,若是云雅正这样的宗师在,那么这次的劫难说不准还不是劫难了呢。

莫清鸢在黑暗中已经找到了魔眼的所在,魔眼对于清瞳之眼的觊觎和仇恨让它仿佛有了神识一般,只敢偷偷地躲着和莫清鸢对抗。

随着封印的动静,莫清鸢自然也看到了过来的云雅正,一瞬间明白自己需要加快脚步了,不然这东西出去了才是后患无穷。

黑渊出来之后就找不到魔眼的踪迹了,一直到夙念云气息好了许多,才出来朝着莫清鸢所在的位置而去。

莫清鸢一瞬间放开了身上的防御,魔眼激动地冲了上去,黑暗就好像找到了宣泄口,纷纷朝着莫清鸢而来。

莫清鸢原本一双好看的眼睛,也跟着黯淡下来,等她缓缓地闭上眼的时候,鲜血也顺着眼角缓缓地流下来。

封印中那黑暗一瞬间消退,黑渊觉得身体好像轻快了,缓缓地驱动着自己的灵力,曾经浑浊的灵力这会儿终于展现出它原本有的色彩。兰娇娇和童影自然也察觉到身体里的情况,至于其他藏在角落的人也纷纷发现自己的体内暗系灵力一瞬间消失了,就好像阳光一下子照进了心里。暖烘烘的让人沉醉。

问荆在缥缈宗覆灭的时候被自己的父亲当成了一颗复仇的种子,靠着那暗系的灵力行尸走肉的活着,脑海中还有记忆,却丝毫动弹不得,只是朝着妖皇山的封印而来,而走到当初拦截莫清鸢的地方,随着那暗系灵力的消散,一瞬间她也倒在了地方,看着不远处的山渊,她终于笑了,还好,没有入魔呢。

封印打开的时候,云雅正就看到莫清鸢想断了线的风筝朝下掉落,曾经一直陪伴着她的雪雕和冰鸢鸟已经随着消失,空中唯有那纷飞的雪花,预示着它们曾经活过。

夙念云远远地看到莫清鸢坠落下来,正要去接住的时候,云雅正已经出现在她身边,夙念云一瞬间停下脚步,脸上带着一丝苦笑,最终还是他救了她,而自己一直都是她的劫难啊。

云雅正看着莫清鸢惨白的脸色,有些心疼,她的体内已经混乱不堪,灵力根本就输送不进去。就好像当初的她也是这般回到自己身边,只是那会儿连呼吸都不曾有,而现在,至少还活着。

他不想去说什么,曲清幽早就说过,这是他们曲家人的命运。而现在她已经不再是曲家的人了,不需要在背负着曾经的一切了。

半个月后,莫清鸢才从黑暗中走出来,她觉得自己走了好长时间的路,可一直找不到出口,周围都是黑暗的,这种黑暗,她从来没有经历过,明明她是个可以看清世间一切伪装的人,可是这黑暗就好像是最后的那层保护,丝毫透不过光来。

一直到睁开眼睛,眼前还是黑暗的一切,莫清鸢有些恍惚,好一会儿才清醒,魔眼已经消失了吧,毕竟自己可是用命来换的呢,只是没有想到冰鸢鸟和雪雕会在最后时刻将它们的生命给了她。

以后她是不是再也没有坐骑了呢。手边突然出现的鼻息让莫清鸢愣了一下,接着摸到的绒毛,让她忍不住笑了,怎么会没有坐骑了呢,不是还有一只皮皮七的嘛。

“喵。”小猫仔弱弱的叫声,让莫清鸢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房门间传来了开门的声音,莫清鸢知道自己看不到来人是谁,只能耳朵听着,心中猜测着。毕竟每个人的脚步声还是会有所不同的。

只是这个人一直走到床边也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她瞧,莫清鸢摸着小猫仔有些不知所措。

好一会儿才听到一声叹息,莫清鸢松了口气,是云雅正呢。

“外面阳光不错,可要是出去?”云雅正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莫清鸢想了想,出去也好,毕竟躺了这么久,身体也有些不适应了。

“唔,好。”莫清鸢点了点头,正要自己起来,云雅正已经弯腰将她抱起来,莫清鸢一瞬间瞪大了眼睛,原本就黯然的眼睛里,自然也看不出什么神色来,云雅正并没有说什么,直接带着莫清鸢出门。

莫清鸢双手有些不知该如何放置,有些紧张起来,小猫仔跟在云雅正的身后跑出去。

一出房门,暖暖的阳光就洒在身上,一瞬间让莫清鸢觉得没有那么紧张了。

云雅正将她放置到躺椅上,就在她身边煮茶,莫清鸢闻着茶香,好一会儿才问道:“师父,你生气了吗?”

“生气有用吗?”

听闻云雅正的话语,莫清鸢觉得自己没法回答了,明明是在没话找话,反而偏偏撞枪口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