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二百三十一 倒霉鬼

那留下的老者叹了口气,也跟着出去。

等到两个人都出去了,莫清鸢和云雅正才从暗处出来,随后莫清鸢就问道:“师父,这石头要怎么办?”

“直接毁了。”云雅正淡淡地说道。

“师父你说得真好听,毁了这石头,这么大的动静咱们肯定会被发现的呢。”莫清鸢白了云雅正一眼说道,她觉得终于有机会可以嘲笑一下云雅正了,显得有些兴奋了。

“呵呵,小徒儿,说你笨你还真的朝着最笨而去,忘了结界的作用了吗?”云雅正只是戏谑地看了莫清鸢一眼说道。

“哼。那你自己来。”莫清鸢嘟着嘴,确实忘了,毕竟结界对她没有什么用处,反而忘记了对别人是有用处的呢。

云雅正嘴角带着笑意,右手食指微微转动了一下手上的碧玉戒指,随后才挥手间这石室就被设置好了结界。

莫清鸢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云雅正带着离得远了,而那魔石一瞬间也碎成小块。莫清鸢探出头看了看,随后点了点头,这手艺真不错,每一块魔石的大小都是一模一样的。

随后就见到云雅正丢出去的戒指将那些小石头纷纷收了进去,接着就是丢到了莫清鸢怀里,莫清鸢眨眨眼,这东西又是给自己了吗。

“走吧,有人来了。”云雅正说着已经带着莫清鸢离去,结界也随着两个人的离开而消失,至于那石室的门打开,莫清鸢还看到之前的那位老者这会儿终于露出了脸,只是有些惨白,嘴角的血迹并没有来得及擦,身上以及身后的地上皆是,莫清鸢想了一下就明白怎么回事。

一瞬间不知道该不该同情这老头了,居然把最重要的神魂放到这石头里,显然是觉得没有人能够碰这石头了,只是没有想到遇到了他们师徒二人。

祭司殿变成第二个热闹起来的地方,莫清鸢却不愿意就这么回去,因为还没来得及看个戏呢。只是显然云雅正并不想看了,直接拎着莫清鸢的后衣领就将人拎了回去。

莫清鸢很是郁闷,就这么回来了,还没来得及欣赏一下祭司殿首尊的脸色呢。

而落到太辰峰的时候,东方也开始泛起鱼肚白,云雅正一回到太辰峰就不见了,而莫清鸢却是郁闷地坐在院子里。还没来得及想个事情,小猫仔已经在她的房间里各种闹腾了。

莫清鸢挑眉,昨天忘记这个小家伙了呢。小猫仔在房门打开的一瞬间,已经摇着尾巴冲出来,在院子里稍稍走了几步才到莫清鸢身边,见莫清鸢并不想理会她,直接跳到石桌上。

莫清鸢顺手将云雅正丢过来的戒指放到桌子上,顺便从里面拿出魔石来。小猫仔愉快的吃起来。

云雅正回来的很快,因为小猫仔已经吃饱了,甚至已经被莫清鸢抱起来,一人一猫正在房顶上看着不远处的剑山。莫清鸢原本是打算回房间休息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在清玄门的内门,她就会有种不远处的剑山之上有自己不小心遗失的东西,至于在外门只是会觉得自己丢了什么,感觉却不会如此的强烈。

云雅正只是简单看了一眼莫清鸢的样子,眼中神色微微变化随后才说道:“下来吃东西。”

莫清鸢愣了一下,才扭头看向云雅正,随后从房顶上飘落下去,坐到石桌前,有些失落地说道:“师父,我老是觉得我把什么东西丢在剑冢了。”云雅正闻言端着粥的手顿了一下,随后声音有些变化,只是莫清鸢并没有察觉出来地说道:“是吗,错觉吧。”

莫清鸢嘟着嘴,端起云雅正放在桌子上的粥来喝,然后才疑惑地问道:“是吗?”

“睡上一觉就好了。”云雅正随意地说道。莫清鸢看着他的时候丝毫感觉不出什么来,点了点头,才继续吃饭。她觉得也许云雅正说的是对的,说不准就是因为自己没能休息好了。

等到莫清鸢前去休息的时候,云雅正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剑山,眼中尽是复杂的情绪,随后直接前去剑山。

内门众弟子已经开始各自的修炼的时候,莫清鸢已经躺在床上休息了,而云雅正再次将剑山封印起来。虽然剑山早就不是曾经的冰雪天地,而这封印一起,日后们门中弟子将再也看不到这山,只是这其中会除去莫清鸢。

毕竟她的能力根本就很逆天了,这等封印之术对众人有效,却偏偏不会对她有效果。转动着手上的戒指,云雅正有些恍惚,若是将一切都告知小徒儿的话,估计会让她难过的吧。

而莫清鸢这一觉睡得很不安稳,因为梦中出现的事情让她有些混乱。曾经一直不知道究竟是谁在自己练功的时候将自己杀死,而这个梦,也算是让她知道了。

只是却还是让她恍惚,因为那个杀她的人居然是夙念云。从梦中惊醒的莫清鸢很是惊恐。一瞬间脑子也乱了,夙念云明明是这世间的人,并不是西城天的人。可偏偏那个梦境中的人却是格外的清晰。

因为夙念云是在自己的姐姐曲清歌的带领之下进入曲家禁地的,而后两个人就在自己练功之时将自己杀死。

小猫仔在一旁睡得也不算安稳,甚至姿势都比睡前妖娆了许多。莫清鸢咬着自己的嘴唇,若是按照梦中的情况来看的话,夙念云也是西城天的人,只是很显然早早地将分身送下来。

想想自己遇到的夙念云,莫清鸢觉得这个梦有些荒诞了。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和夙念云有些区别的。莫清鸢这般安慰着自己。

随后才舒了口气,起身出门,小猫仔在她下地的时候也睁开了眼睛,看着她,一见她要出门,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跟着莫清鸢的脚步就出了门。

太阳已经升到正上方,莫清鸢四处看了看,微微活动着朝后院而去。那菜园里已经重新生长出新鲜的菜来,莫清鸢有些惊讶了自己究竟是睡了一上午,还是几个月来的,为什么周围总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上次自己觉得自己在小院里待了半年,结果出来好像才一个月吧。而现在就是睡了一觉得功夫这些灵菜已经生长成了。

想了想莫清鸢觉得应该是云雅正的杰作,随后继续往后走,果然在灵池边上见到了正在钓鱼的云雅正,只是莫清鸢并未上前,因为她发现灵池的另一边居然有几只妖兽。莫清鸢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出现了幻觉,不然曾经根本就没有的妖兽的地方怎么会出现了妖兽呢,

更何况这地方还是云雅正的地盘,妖兽是有多不长眼睛才敢来这里的啊。莫清鸢并不知道若是妖兽会说话的话,一定会泪眼汪汪地告诉她,它们真的很长眼了。只是这位大佬显然不放过它们,直接就把它们虏来了。而现在到了这里之后,却发现灵气充足的让它们不再去想那厉害的人,反而觉得自己可以多吃点好东西了。

莫清鸢看着也舔了舔嘴唇,终于可以吃顿好的了。一瞬间笑弯了眼睛。

随后三两步的跑到云雅正旁边,就看到鱼篓里三只鱼,原本还是一脸笑意的莫清鸢一瞬间眯着眼,说道:“师父,你个骗子。”

“小徒儿是准备让你师兄好好教导一番了。”云雅正并不回头地说道。

莫清鸢瞪他,随后在一旁坐下有些气愤地说道:“当初你不是说着鱼每天只有一条的吗,现在这是什么?”

“哦,是吗,为师年纪大了,记性不太好。”

莫清鸢望天,她觉得自己拜师的时候太草率了,不然现在就不是这样的状况了。尤其是拜师之后,自己的实力也突然之间弱的不能再弱了。

云雅正钓上来五条鱼之后就将鱼篓网莫清鸢面前一放,很是随意地说道:“午间就吃这些吧。”

莫清鸢看着他,好一会儿才说道:“师父,我是个伤患来的。”

“为师年纪大了,有事弟子服其劳。”云雅正满脸笑意地看着莫清鸢说道。

“哼,就知道是这样的,”莫清鸢气冲冲的抱着鱼篓离开。快要拐弯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低头看了一眼,随后扭头看着云雅正说道:“师父,这鱼我看不见了。”

云雅正无奈地起身,果然徒弟不能多,多了都是来讨债的。

莫清鸢和小猫仔守在厨房外,看着云雅正水不沾手的做饭,简直就是仙人之姿。因为真的是不沾阳春水呢。甚至是连生火都是弹指一挥间。

吃完鱼,莫清鸢就准备跑出去,却被云雅正拦了下来,莫清鸢有些不解,随后才被云雅正带着前去迷阵。

“师父,这是要干吗去啊?”莫清鸢有些不解地问道。

“去救一个倒霉鬼。”云雅正的话语让莫清鸢有些诧异,倒霉鬼,有多倒霉?

“为什么说是倒霉鬼啊?”心中所想自然也问了出来。

“诸事不顺,遇到的好东西基本都和他无缘,就是天材地宝被他碰到,不出百年,必定会让那地方寸草不生。”云雅正简洁明了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