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二百二十七 惊呆了

“去功法堂吧,小师叔直接放到里面即可。”玄冥子一瞬间兴奋起来,本来他们清玄门的功法拥有已经领先众宗门了现在又要扩充了,一瞬间他只想仰头大笑了啊。

莫清鸢对此没有什么意见,玄冥子也就带着莫清鸢到了功法堂。

“小师叔,这地方就是功法堂,日后小师叔若是无聊了也可以过来看看的。”院子里那些新进入内门的弟子们正跟着各自的师兄来功法堂看看,就听到后面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有些不对呢。

随后就看到玄冥子长老居然恭敬地跟着莫清鸢进来,一瞬间众人只觉得自己今天没睡醒,或者说是进错了地方。

莫清鸢微微挑眉,这算是身份被人知道了吗。玄冥子对于这些人的到来只是愣了一下,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对着莫清鸢说道:“小师叔这边请。”

莫清鸢笑眯眯地和人群中的言松几个人打招呼,随后直接越过他们进去功法堂。

而院子里的弟子们纷纷呆滞了,之前出来一个需要他们叫师叔的家伙,原本以为这已经是最厉害的了。谁承想居然还有更厉害的登场了,直接让众位长老们叫师叔,那他们要称呼什么呢。

内门的弟子有些恍惚了,至于那些新来的弟子更是觉得玄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今年的弟子都这么逆天了呢。

进入房间,莫清鸢只是随意看了看,就直接说道:“功法不少,你看看放到哪里合适?”

“先放到这里。”玄冥子一下子就将房间空出一块地方来。莫清鸢吓了一跳,随后点了点头,直接将戒指里面的功法腾了出来,一瞬间那块墙角就堆满了,这些功法一看就知道是母本,一瞬间让玄冥子有些激动,有些后悔,居然就找了这么块地方。

“快,钱怡钱叁,你们快来帮忙。”玄冥子激动得声音让莫清鸢忍不住的后退了几步,这么激动的吗。

“将功法堂关闭,这些时日不准入内。”玄冥子吼出来的声音,让院子里恍惚的人群纷纷逃出去,玄冥子长老的脾气不好凡是不好好对待功法堂的功法的弟子都会被罚。而现在居然这么激动起来,不免让他们觉得莫清鸢是不是在里面闯了什么祸了。

莫清鸢闻言,直接默默地退出来,院子里已经没有人了,而结界也瞬间布置起来,莫清鸢诧异了一下,直接走出去。

结界外,众人还在看着,见莫清鸢居然毫发无损得出来了,一瞬间有些惊讶了。言松直接三两步上前,问道:“刚才那长老叫你师叔?”声音中得不可置信周围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莫清鸢笑眯眯地说道、

“那,那。怎么可能呢。”言松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内门的弟子也觉得不可能,毕竟他们的太师祖已经闭关多少年了,莫说是他们,就是现在的长老们都很少见到了啊。

“为什么不可能啊。”莫清鸢觉得自己肯拜师已经是云雅正的运气了,现在居然还被人质疑的哦。

“因为,因为、”言松一瞬间哑口无言了,什么理由呢,莫清鸢现在的本事,虽然莫清鸢看着还是之前的二阶,但是不代表实力还是之前的样子的啊。

“太师祖闭关从未出来的。”其中一名内门弟子小声地说道,这是这小声还是让大家听到了。众人也觉得有道理,毕竟师祖们出关的时候,还是有些动静的,这点他们都知道的,就是后来还曾出现在大殿之上,他们也曾瞻仰过诸位师祖的仙颜,而现在莫清鸢若说自己是太师祖的徒弟,显然有些不可能的嘛,太师祖根本就没有出关呢。

而从外门来的弟子除了修睿言松几个人,其他的几个人有些不相信的,只是言松虽然说这不相信,但是他们都知道这只是言松在羡慕嫉妒了,毕竟大家一样的起点,而现在居然岔开了这么多呢。

当然也有朋友之间的玩笑,你没看莫清鸢还是很乐意逗着玩儿呢。

“内中现在已经没规矩到可以肆意议论长辈了吗。”随着一道严厉的声音传来,内门的弟子纷纷变了脸色,这个声音他们还是听到过的,当初师祖们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位成如师祖说话的,成如师祖曾经是掌管戒律堂的。

而这些新进入内门的弟子虽然不知道来的人是谁,不过看那些师兄的脸色也知道不好惹。

莫清鸢也好奇地看过去,这个人还是认识的,不过叫什么莫清鸢就不知道了。只是那天见了一面而已。

“小师妹唤我成如师兄便是。”成如脸色变得好了一点,直接对着莫清鸢说道。

“哦,好,成如师兄怎么来这儿了?”莫清鸢点了点头问道。

“功法都交给功法堂了?”成如背着手看了一眼结界中的功法堂,问道。而那些弟子一瞬间觉得或许真的拜师了也说不定,毕竟现在师祖都称呼她师妹了,只是就是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拜的师,自己若是得到这样的运气该多好啊。

“嗯,给了。”莫清鸢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问了。

“精神力的功法也给了?”成如诧异地问道。

“给了一卷初级的,没有白彦修炼的那个好,我手里还有一本,师兄是要看看吗?”莫清鸢问道。

“成仁得到顺心的弟子,这会儿正好需要,我正好没事,就过来走一趟。”成如说道。

莫清鸢点了点头,随后才说道:“那我现在给师兄吧,这功法现在不适合白彦修炼,所以我就没给,等到能修炼了,师兄在给就可以了。”莫清鸢说着就要从戒指里拿。

成如直接阻止,莫清鸢不解地看着他,随后就听到成如说道:“正好跟我去趟广云峰。”

“嗯好的。”莫清鸢点了点头。

“做错了事,就自己去戒律堂领罚。”成如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一旁的弟子们。

一瞬间众人脸色都不好起来。“算了吧,我刚才在和言松开玩笑呢,谁知道师兄你就过来了。”莫清鸢笑着说道。

“即是如此,这次看在师妹的面子上免了。”成如皱着眉头说道,若不是说出来的话是免罚的,一定会让莫清鸢觉得这是准备连她也要一起处罚了呢。

莫清鸢朝着焰生几个人摆了摆手直接跟着成如离开,等到两个人离去,众人才松了口气。随后面面相觑,怎么也不敢相信莫清鸢就这么拜师了啊。

“你说这原小默什么时候拜的师啊?”言松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话语中一点也没有吸取教训。

“别忘了人家现在的身份。”修睿在一旁提醒他,只是心中不免觉得也许上一次玄青子过来丝毫没有说惩罚的原因应该就是这个了,这般说来莫清鸢拜师很久了呢,真的是藏得很深呢。

言松嘴角抽了抽,感觉有点接受不了呢,明明之前还是一起玩耍的朋友,现在居然告诉你一个成了你的叔叔辈,一个成了奶奶辈,真的是,接受不了啊。

“小师妹初入宗门不了解,宗门中还是要有规矩些的,下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还是让他们道戒律堂领罚的好。”而那边的成如也在和莫清鸢说教。

“师兄说得我也知道,可是他们是我的朋友呀,我们平日里都是这么玩的。”莫清鸢觉得有时候还是应该不拘小节一些,要不然怎么交到朋友呢。

“师妹现在的身份不同了,不能在想曾经那般。”成如语重心长地说道。

“可是之前我拜师的时候,云雅正不是这么说的。”莫清鸢纠结地说道,而成如被这句话惊的瞠目结舌。莫清鸢眨眨眼,才发现自己好像不经意的没有叫师父呢,随后尴尬的咳了咳说道:“之前拜师的时候,师父说了有些称呼可以不变的。”

成如有些恍惚的离开,莫清鸢在后面觉得有点惹到这位师兄了。不知道会不会惩罚自己了呢。成如显然已经忘记了后面的莫清鸢,莫清鸢见成如走远,直接拐了路,直接回到太辰峰。

进入太辰峰的结界,还有些心有余悸,拍拍胸口,看着结界的外面。

“喵。”小猫仔的叫声让莫清鸢回头看过来,随后脸上也带上了笑意,好久没有见到小猫仔了呢,差不多两年了,还好小猫仔还认得她。莫清鸢兴奋地将小猫仔搂在怀里蹭。

院子里没有人,莫清鸢有些好奇,随后直接去了后院,后院比起前院大的不是一星半点,前面只能算是个小农之家,而后面直接就是皇家牧场的感觉了,这会儿的云雅正正在亭子里自己和自己下棋。

莫清鸢抱着小猫仔站在不远处瞧着,觉得自家师父还是很好看的。不经意的看到云雅正手上的戒指,莫清鸢有些恍惚了,这个戒指好像在哪里见过呢。

“又闯了什么祸?”云雅正的问话,让莫清鸢回神,桌子上的棋盘已经被云雅正收起来,随之摆上来的是茶具,莫清鸢直接上来坐到对面,有些尴尬地问道:“师父,你怎么知道我闯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