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二百二十六 小师叔

孟飞还没来得及上去,就被荀鱼抢了先,对此孟飞没有说什么,反正金桥就在那里,今天有一天的时间呢,不着急。

荀鱼深吸一口气直接迈上去。金桥在她的眼中是一根很细的木棍桥,她不知道别人看到的是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的桥很危险,而站在桥上的时候灵力是停滞的,根本是不能用的,更甚至桥上还有一些攻击,靠的尽是反应,而现在轮到她上去走走了。这也是她第三次上去了。

只是荀鱼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上次还能走到中间的,而现在居然只是走了个开头,掉下去的猝不及防,只是也结束了。

周围没有什么声音,荀鱼却觉得好像听到了无数的嘲笑声。

孟飞以及小院中陪着他的那五个人是一起过去的。而李勋早早地出去历练了,因为从孟飞不愿意将破障丹分给他之后,他就离开了,他知道一切都是因为他自己的错,可是他真的只是想要进步而已啊。

至于小院中其他的人则是纷纷羡慕地看着,毕竟曾经这个机会自己也是可以拥有的,只是很显然,最后都被范江那美好的画面所蛊惑,而现在一切都成了泡沫,他们只能继续等待或者慢慢地修炼,找到适合自己的路,这其中有的人也是会恨,只是很显然恨得是范江。

毕竟不管是莫清鸢还是孟飞曾经都给过他们机会的,而现在毁了他们机会的人是范江。

小院中的事情,现在已经影响不到桥上的人,或者说是已经和进入内门的他们没有什么关系了。

过了金桥的众人凑在一起,言松心有余悸地说道:“这金桥居然就是跟独木桥,还没多宽,太困难了。”

“不是石块?”苗云诧异地问道。一瞬间众人纷纷面色各异,很显然,大家看到的并不一样呢。对此莫清鸢没有发表什么意见,毕竟她看到的算是全貌呢。

而金桥上的图案曾经只是随意地看了看,而这次她试着看完了,那金砖上好像是一幅幅地画,只是那些画只有一半,另一半莫清鸢估计在桥下面了,毕竟这个法器的全貌还需要好好研究,也许下一次可以让师父自己过来看看了。

正午时分,内门的钟声响起,而金桥的试炼也暂时结束。至于还想要继续的,只能等到下午了。

“现在请过了金桥的师弟师妹们到大殿前集合。”也就在这时候,桥边过来的少年拱手说道。

莫清鸢不明过去做什么,但是对于这少年称呼的师妹,自然是直接无视的,毕竟现在能够称呼她师妹的人只有那几位在广云峰的人了。

只是现在明显不能说出来,所以莫清鸢还是跟着这些小辈们一起去大殿前,心中却是各种兴奋,若是他们知道了以后要称呼她师叔祖的时候,不晓得是什么样的表情呢。想想就让莫清鸢觉得分外兴奋了。

“今日继续你们已经进入清玄门的内门,从现在开始就可以在内门的功法堂选择你们需要的功法,至于你们的师父,需要你们自己挑选。选好了就在这前面的帛纸上写上你的名字。”玄霄子站在前面说道。

“原师妹你准备去哪里?”苗云好奇的凑过来问道。

“这是个秘密。”莫清鸢神秘地说道。

“不是吧,都这会儿了还保密呢。”言松很是鄙视莫清鸢的这种行为,毕竟现在的大家可是真得要分开了,等到选好了之后只能去找同一个峰的弟子了,以后想见一面都需要在这广场了呢。

“我怕我说了你想骂娘。”莫清鸢摊了摊手说道。旭阳在一旁眨了眨眼睛,没有说道,说起来爹爹拜师的时候自己也是在的呢,要真的算下来自己的到底是该叫爹爹,还是太师叔祖呢。

“开玩笑,我可是启悦皇朝最有涵养的人。”言松对此很是自信。

“切、”苗云直接送上一个大白眼。至于饶峰几个人明显的不想说话,言松不在意,反而催促莫清鸢说道:“快说。”

“你还是先去选吧,反正咱俩不会一个地方就是了。”莫清鸢笑眯眯地说道。

言松想了下也觉得是的,随后直接去前面,这会儿已经有不少的人都选好了,其实在进入内门的时候,大家基本上都已经决定好了方向,只是这其中除了莫清鸢的。毕竟昨天才刚刚回来。

言松很快选好了自己的,修睿以及焰生几个人也去选了自己的。现场只留下了白彦和莫清鸢。

莫清鸢诧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后问道:“你不去剑修道了?”

“外门的长老给我的意见是让我跟成仁师祖学习。”白彦沉默了一下才说道。

“运气不错嘛。”莫清鸢挑眉,这算是个好去处呢。白彦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样下来日后大家见了面就不能平辈伦称了,毕竟自己也算是鲤鱼跃龙门了吧。

等到众人过来,言松诧异地问道:“别说你俩都不选的啊。”

“我们选过了。”莫清鸢笑眯眯地说道。

“那,你去的哪里?”苗云有些诧异,刚才好像没有在炼药系见到莫清鸢的名字,至于一旁的种植道也没有,还有木修道也是没有的。

“咳咳,既然大家都已经选好了接下来就需要前去找你们的师兄,他们会带你们熟悉一切的。”玄霄子说完就要离开。

“不是,你们俩到底是什么地方啊。”言松见玄霄子就那么离开了,一下子着急了。直接问道。

见莫清鸢还是一脸神秘,丝毫不说的样子,言松觉得自己好像上去打她一顿的哦。

也就在这时候,之前那个让他们来大殿上的人过来朝着白彦行了礼,随后才说道:“白彦小师叔,玄霄子师叔让您去直接去大殿。”

此言让白彦周围的人都傻了眼,好像听到了了不得事情呢,怎么就一个刚刚过了桥的人,居然就成了小师叔了,这难道不是在开玩笑的吗。言松几个人早就知道白彦被外门的长老推荐了师父,只是不知道推荐的人就是成仁祖师啊,若是早知道,自己也去争取一下机会的啊。

“多谢。”白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众人的目光让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随后才对莫清鸢说道:“那我先走了。”

“嗯。”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白彦离开好一会儿言松才找到自己的话语,就听他说道:“早知道我也学点精神力来的。”

“这东西也是看天赋的。”莫清鸢笑着说道。

“哼,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自己的天赋不是很好,就不能让我想想啊。”言松瞪她,这人真会破坏啊。

“行了,赶紧去找你的师兄吧。”莫清鸢随意地挥挥手赶人。

言松这会儿早就忘了问问莫清鸢的去处,反正已经到了内门,大家早晚都会遇到的。而修睿几个人也纷纷上前了,出了白彦这么个人物,他们这些新人显得没有那么出彩了。至于莫清鸢,则是被大家忽视了,毕竟现在的大脑还在羡慕中,毕竟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直接成为师叔辈的弟子。

莫清鸢四处看了看,没有见到夙念云的出现,一瞬间觉得也许夙念云只是察觉到了自己确实要进阶了,所以才会离开的,这般想来觉得也合理了些,随后才问旭阳:“我去我师父那里看看,你是跟着我,还是先回你娘亲哪里?”

旭阳眨眨眼,随后才想起来那位云雅正来,只是很显然,旭阳想起来的是爹爹说过的那个眼瞎的人,随后微微有些同情地说道:“我不去了,爹爹一定要治好他的眼睛哦。”

莫清鸢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旭阳说的话,直接笑了,摸了摸他的头,表示知道了,还说一定要治好云雅正的眼疾。旭阳这才点头离去。

莫清鸢等到他离去之后,也转身去太辰峰,还没到太辰峰,就遇到了功法堂的玄冥子长老。“小师叔。”

“你是要找我师父?”莫清鸢见他在太辰峰的路口有些诧异地问道。

“非也。”

“找我的?”莫清鸢更是疑惑起来。

“小师叔日前蹭赠予学灵院的那些人功法,所以我就是过来问问小师叔手里可还好?”玄冥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哦,你的功法挺不错的了呀,还要啊?”莫清鸢上下打量了一番好奇地问道。

“也不是,只是我这功法,是经过师祖重新创新才有的。而这功法显然比较的挑人,所以至今为止,也并无其他人参透,而功法堂中其他的功法,皆是残卷,所以想来问问小师叔有没有。”

莫清鸢查看了一下戒指里面的情况,觉得好像自己的手里还是有着不少的呢,毕竟当初那洞府中的秘籍可是被自己扫街一空的呢,现在自然还有不少的,也亏得这个戒指能够装的东西不少,不然早就换了。虽然她手里的戒指不少,不过也送出去了不少的啊。

“有倒是有,在这里给你?”莫清鸢查看了戒指里面的情况之后才说道,而玄冥子在莫清鸢思考的时候只是着急地等着却根本就什么都不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