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二百二十三 冰封剑山

问荆是这其中最不受影响的,因为她这会儿还在埋怨那个替她办事的人,居然会被人发现。真是笨得要死。

清玄门恢复平静的很快,毕竟这些人离开的也很快,众位长老并没有什么不舍或者说多说什么,只是要让将那些弟子都带回去。对于缥缈宗的大长老则是直接不客气了,毕竟这次的事情就是缥缈宗的问荆引起来的。

大长老觉得自己这辈子最郁闷的两次都是在清玄门发生的了,上次舍出一张老脸,才让祭司殿的人帮忙要到了丹药,而现在想着修复两宗门关系的时候,居然被问荆给破坏了,大长老已经想到问荆回去之后会得到怎样的惩罚了,毕竟这次的任务可是宗主亲自决定的。

而现在还没开始实施,就被他自己的宝贝闺女给毁了。问荆瞧见大长老看她的眼神,也稍稍回了些神,这次的事情好像挠的有点大了,若是在缥缈宗的话,根本就不会有人敢说什么了,而现在在清玄门,一瞬间问荆四处看过去,才发现大家看她的眼神,除了鄙视,就是嫌弃了。一瞬间她有些接受不了了。

日落西山,山洞中的结界也终于消失,随之而来的冰雪,让等到山洞外面的两个人迅速运动。这冰雪迅速将山洞四周冻成一片。而山洞中莫清鸢扶着墙壁,运功先行控制着自己,那银发,已经变成黑色,只是头发上明显还带了些冰晶。

莫清鸢扶着墙壁往外走,顺便看了眼封印中已经慢慢恢复的夙念云,还是露出了些些笑容,随后才缓步走出去。

看到莫清鸢的情况,成清瞬间变了脸色,很明显,莫清鸢现在的情况很是不对劲。“麻烦师兄送我去剑冢,顺便请掌门下命令,剑冢封闭,不让人进入。”随着莫清鸢的话语,玄青子觉得周围温度也跟着降下来了。

“快些去办。”成清说着已经快速抱着莫清鸢去剑冢,触到莫清鸢的衣袖,成清的身上也开始出现了冰霜,若不是他运动抵制,只怕这会儿已经冻成冰雕了。

剑冢中的剑随着两个人的到来都开始颤抖起来,就好像为自己接下来的命运颤抖一般。

“师兄将我放到剑冢就可以了。”随着莫清鸢的话语这剑冢中也出现了薄薄的冰霜。

成清将莫清鸢放到剑冢中的一块平地上,随后才问道:“还需要什么?”

“麻烦师兄出去的时候,记得帮我在这山峰外面设置结界,不让要任何人上山。”莫清鸢有些虚弱地说道,而这段话也让她附近的地面开始出现了冰封现象,至于那附近的剑已经颤抖的悲鸣起来。

“我知道了。”成清直接闪身出去。停在剑山的上空,直接设置一个结界。

就在他的结界设置好,这山上原本还有些绿色的植被,一瞬间已经被冰霜覆盖。整座山看上去就好像原本就是一座冰山一样。

内门的有些弟子原本还好奇为何不让去剑山的时候,直到远远地看到剑山上面的冰霜,一瞬间惊讶了。成源瞧着更是觉得后悔,若是自己出来的早点的话,估计这就是自己的得意门徒了吧。

玄青子再给各种长老传递完消息之后,就去了太辰峰,因为他试图给云雅正的玉牌中传递信息,却得不到回应,这才来了太辰峰。

往太辰峰传递了消息,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进入结界中,云雅正对于来访的人明显有些不喜,毕竟他真的不喜欢有人过来的。

“何事?”云雅正有些慵懒地坐在院子里的石桌前问道。

“回师祖,之前门中出现了噬心草的毒。”玄青子刚开始讲,就听到云雅正托着下巴漫不经心的一边下棋一边说道:“说重点。”

“小师叔将自己冰封到剑冢了。”玄青子的话音刚落,云雅正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那枚丢下来的棋子转了几圈之后,才缓缓地落下来,玄青子并没有留下来看看棋局,而是往外走。

若是他看上一眼那棋局,就会发现,原本还是形势大好的棋局,居然就那样自寻死路了。

云雅正到的时候成清刚将结界设置好,一看到自家师父出现也是有些诧异了,直接行礼。

“进去多久了?”云雅正看似平静地问道,眼睛却是看着那冰封的世界,有些担忧。

“小师妹才刚进去没一会儿。”成清拱手说道。

云雅正随后才在结界的外面重新设置了结界,一瞬间成清有些不解,只是不等他说话,师父已经冲进去了。成清一瞬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因为还是第一次见到师父着急了。

剑冢中,莫清鸢虽然知道成清师兄会在外面设置结界,但是还是有些担心,所以在剑冢中重新设置了结界,只是结界刚设置好,就被人闯进来了,没有一瞬间没有撑住,还是歪了下去,随后才看向来人,见到是云雅正才稍稍放下心来。随后人就失去了意识。

云雅正见到莫清鸢昏迷的时候,还是直接上前了,进入剑冢的时候已经能够感觉到这冰霜之力,而现在靠近莫清鸢,更是感觉得到了。

而莫清鸢的双腿很明显已经开始出现冰冻,甚至脸上也出现了冰霜,更不用说那银发了,云雅正直接给莫清鸢输入灵力,让这冰冻的速度降下来。随后才开始检查莫清鸢的情况。

噬心草他也是见过的,然而解法他也曾听说过的,那么世间流传的说法是白色的噬心草的主人死去的时候这毒也就解了,却不知食了红色的噬心草的人也跟着死去,可不就是解除了,毕竟两个人都不在了。

灵力只能帮她梳理一番,而这梳理中,让云雅正愣住了,随后怔怔地看着莫清鸢,一瞬间她想要将莫清鸢唤醒,和她说,可是又觉得她不会接受的吧,毕竟她现在心中想的还是那个人。

“唉。”云雅正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随后伸出的手,轻轻地抚摸莫清鸢的脸,脸上的霜雪已经被他的灵力消下去了,只是还是有些冰凉的触感。云雅正觉得自己应该是欠了她的,不然怎么会遇到这样两难的选择呢。

时光荏苒,剑山一直保持着冰封的状态,让看得久了都觉得原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了。山下旭阳贴在结界上瞪着眼睛看着结界中的一切。

“娘亲,看不到爹爹呢。”看了好一会儿,旭阳才委屈的扭头说道,夙念云在第二天的时候就清醒了,只是醒过来的他有些恍惚,除了知道莫清鸢将自己身上的噬心草之毒引过去,更是梦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让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莫清鸢了。

而剑山被封印的这半年,让他除了不知道怎么面对,就是担心莫清鸢的情况了。旭阳出关之后就想找莫清鸢要新的药材,因为药材都被吃光了,而他又想吃了。

只是找了半天,才觉得这结界中有爹爹的气息,却又那么微弱,让他一瞬间也有些迷茫了。

“嗯,你爹爹和你捉迷藏。”夙念云的声音有些沉重,这剑冢中察觉不到生命气息,他早就知道了,因为那天结界设置好之后没多大会,成清道长就已经感知到情况。除了担心小师妹,就是担心师父的情况了。

只是很显然,师父只是不想理会他,而莫清鸢的情况,却是丝毫探知不到。

旭阳对于夙念云的话还是相信的,所以再次趴到结界上,瞪大了眼睛,仔细地看结界里面的情况,就怕一个不注意错过了。

外门中修睿几个人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觉得过金桥的可能性已经很大了,只是现在莫清鸢并没有什么消息传来,还是让人有些担心的。

“你说这原小默会不会错过金桥试炼啊?”言松觉得这段时间不见莫清鸢还是有些想念的。毕竟每次她的出现都让这个小院热闹一下。

“人家可是把金桥当成自己后院的桥随意走呢,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苗云随意地说道。

“苗苗,你这样会没有朋友的。”言松眨眨眼很是无辜地说道,随后苗云的房间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院子里的人很是淡定,因为很显然,言松又招惹苗云了,这种打架,出现的次数多了,大家都不愿意看了呢。

言松被赶出来的时候还是嘿嘿地笑,毕竟现在的修炼日子有点无聊了呢,现在的他们不止可以前去外门的历练峰去历练,甚至是出去历练了一个月。虽然只是一个月,却也让他们觉得物是人非。

因为曾经他们待过的学院,现在已经成了祭司殿的地方,至于学院,则是被换到了别处,说起来学院中还有祭司殿的长老在,所以他们并没有能够争取到这个地方。

这其中被气愤的就是木灵院的院长了,曾经因为莫清鸢引来的不少的木系人才,现在纷纷离开,因为祭司殿的人居然让他们抛弃自己的本命坐骑,然后在重新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