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二百二十一 被骗了

“怎么了,我说得不对?”苗云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莫清鸢。

莫清鸢摆摆手,随后说道:“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想到一些事情。”

“之前只是听闻清玄门十二仙的事情,只是据说他们都出了意外。”修睿其实对这个消息还是有些怀疑的,他身为皇室之家,得到的消息自然也是不少的,至少知道,清玄门最厉害的祖师爷,因为受伤对外言称是闭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究竟如何,至于十二仙,听闻当初为了帮助令师,却被伤到。

“也不算意外,就是闭了个关。”莫清鸢随意地说道。

“这么说你真的见到了?”苗云眼睛发亮地说道。

“算是吧。”莫清鸢微微后退,觉得苗云的眼睛过于发亮了。修睿没有说话,只是觉得也许是受伤了,说不定就是莫清鸢前段时间的离开才能让他们都恢复过来,这样的话,也能说明为什么莫清鸢拿了清玄门的宝贝灵鱼,反而没有什么责罚了。

“我听我师父说,师祖的炼丹术可是一绝呢。”苗云很是激动地说道。

“这个我可没见过的啊。”莫清鸢慌忙摆摆手,这还真是的没见过呢,至于几位师兄师姐会什么本事,莫清鸢表示自己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呢,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些人将来会是自己的靠山呢。

至于师父,早晚是要飞升的,还是算了吧。

“好了,现在不说这个,先说说怎么防备那个祭司殿的事情吧。”张欣直接将众人跑偏的话题重新拉回来,随后一脸严肃地看着莫清鸢问道:“默默,猫仔呢,不会已经被祭司殿的人抢走了吧?”脸上随之而来的就是担忧。

“没有,没有,我把它先寄存到别人那里了。”莫清鸢挥挥手说道。

“那就好,只要小猫仔没事就好。”张欣拍了拍胸口,还好小猫仔没什么事情呢。

“不是吧你,居然不担心我,只担心猫仔啊。”莫清鸢一脸诧异地看着她,觉得自己活得居然还不如一只猫了。被师父好吃好喝的养着不说,还招人惦记,而它还能从灵池里抓鱼。

突然莫清鸢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变了,张欣诧异了一下,问道:“怎、怎么了?”

“我被骗了。”莫清鸢握着拳头咬牙切齿地说道。

“被骗?骗什么了?你不会是把小猫仔当成赌注被人给骗走了吧?”张欣觉得若真的如此,莫清鸢绝对会哭死的。

“不是,是鱼。”莫清鸢解释道。

“鱼?什么鱼?”张欣有些不解。

“灵鱼吗?”肖蓉蓉笑着问道。一瞬间众人纷纷看向莫清鸢,莫不是又去抓鱼了。莫清鸢没有说话,直接坐回去,想着下次见到了一定要为自己讨回个公道。居然敢骗她。

“喂,你说啊,到底怎么了?”张欣好奇的推了莫清鸢一下问道。

“不说了,我要去睡了。”莫清鸢很是郁闷的直接转身进了房间。

门外的众人凑到一起,“看来有人把原师妹的灵鱼骗走了?”言松摸着下巴分析。

“应该不是吧,会不会是骗她说灵鱼没有了。”张欣也跟着分析。

“听说这灵鱼是清玄门的祖师爷养的。”修睿笑着说了句,一瞬间,众人的八卦停止了,随后言松才感慨道:“原小默好样的啊,敢和清玄门的祖师抢东西。”

“默默有这么大的胆子?”张欣表示怀疑。虽然默默经常会选择一些难度搞得东西,但是对于那些危险的,默默可是从来不碰的,就好像历练森林里有块地方默默就是不去的。

只是张欣并不知道那个所谓的危险的地方,不过是莫清鸢给常如溱的记号留下的陷阱,带着他们自然不能过去的。而这也让张欣觉得,莫清鸢遇到危险的东西,还是会主动避让的。

“算了算了,原师妹都休息了,咱们明天再聊吧。”饶峰提议道。

“散了散了。”一瞬间众人纷纷离开,张欣和肖蓉蓉也回去自己的小院。

外门也陷入安静的晚上,莫清鸢还是有些担心晚间会有人来,只是神识出去的时候,就发现外门已经设置好了护宗大阵。莫清鸢见状才放下心来。

夙念云只觉得自己不只是体质差了,居然只是吃个饭,就让他吐血了,他不觉得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情况,只是很显然。还是出了问题。试着自己运气调整,却丝毫察觉不出来情况。

清晨,莫清鸢陪着众人吃完早餐,就将自己前段时间种植出来的进阶药材给分了,苗云对于还有自己的一份,表示很欣慰,张欣和肖蓉蓉却是毫不客气的收下,毕竟之前的时候默默就经常将一些进阶的药材丢给她们,如果说这世界上进阶药材最多的,那么一定就是她们俩了,莫强都没有两个人的多。

毕竟莫强还时不时地去比武场,而她们俩去得少,大部分时候和莫清鸢在一块,莫清鸢自然是将自己种出来的进阶药材直接丢给了两个人的。

吃完饭的一群人,并没有直接去学习,因为他们各自的功法,暂时只能靠他们自己,他们的功法并不是从宗门的功法堂领到的,现在拿着完整的功法,自然可以直接修炼的。

而回到小院的他们,却收到了一封信,这封信是莫强写的,莫清鸢和张欣以及肖蓉蓉显然有些诧异,莫强居然会给她们写信。

等到看完信里的内容,众人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因为木灵院居然被祭司殿占去了,以后的木灵院要重新换地方了。而莫强来这封信也是告诉她们,童影回去过,因为他在练功的时候,发现童影去了湖底,莫强不知道那湖中有什么东西,不过鉴于曾经是朋友,他并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而是写信告诉了莫清鸢和肖蓉蓉张欣。

至于祭司殿的人,现在整天都在召唤园只能给召唤坐骑,木灵院的学员们不管有没有坐骑的,都被拉过去召唤,就算是已经有了自己的本命坐骑,也要重新召唤。

一瞬间让因为莫清鸢而来了更多人的木灵院变得又破败起来。至于他,很幸运,在林淼老师的维护下,没有重新去选择坐骑,只是学院却是不能呆了,所以现在的他已经出门历练了。

“小猫仔干了什么,让祭司殿的人这么惦记?”张欣有些恼火,曾经木灵院的相遇是她觉得人生中最美的时候了。而现在那地方再也不属于皇家学院了吗。

修睿也是皱起了眉头,这件事,他并不知道,虽然身为皇室之人,只是以后的他不一定会继承皇位,所以有些事情,已经不会再告知他了,而现在皇家学院被这般对待,若说家中没有举动,肯定是不可能的了。而现在显然,是举动失败了。

“之前的魔石都被小猫仔吃了。”莫清鸢有些沉重地说道,众人诧异,随后也算是明白了原由。小猫仔的这项本事被祭司殿的人看中了啊。

“我有点担心他们了。”张欣担忧地说道。

“你说要不要和长老们说一下,让他们出面?”言松也有些担心,他觉得这次说不定学院不是最遭殃的,有可能会倒霉的将会是京城的世家。毕竟大家的根基都在那里。

“这、”莫清鸢正要说话,腰间的玉牌已经颤动起来,莫清鸢愣了一下,直接拿过来,上面既然是玄青子传来的消息,夙念云出事了。

莫清鸢一下子站起来,匆匆丢下一句“我有事,先走一趟。”说完人已经不见了。

“怎么回事?”言松有些诧异,这跑的也太快了。

“估计又出事了?”焰生也皱眉了,怎么感觉多事之秋了呢。

匆匆赶到内门的时候,莫清鸢先遇到的就是方月,至于方月为何会在翻云峰,莫清鸢并不知晓,而方月见到莫清鸢的到来显然也是皱眉的,这种紧急时刻,为什么莫清鸢会过来,再者不是说她在外门的吗,怎么就到了内门了呢,现在的金桥已经这么容易了吗。

方月自然不知道而看守金桥的两位长老却是震惊了,因为他们居然真的见到了在金桥上使用飞行术的人,而且金桥居然连一点点反应都不愿意给。一瞬间两个人不免怀疑这金桥是对莫清鸢特别优待了,只是想想人家现在已经是师祖的弟子,优待些也属于正常了。

莫清鸢见到方月并没有停留,直接就往里面闯,方月对于莫清鸢的到来本就不喜,现在见到莫清鸢居然闯进去。自然上前拦截,而莫清鸢之后一个空翻,躲过了方月的阻拦,人也顺利地进入玄青子设置的结界。方月追上去,却被结界拦在了外面。一瞬间气得直跺脚。

而一进入结界就直奔那山洞中,莫清鸢就发现,这里不止有玄青子,还有她的师兄也在,就是知识见了一眼,不知道叫什么,怎么称呼了。

而夙念云现在已经被他们封到封印中,莫清鸢一瞬间有些心疼,夙念云的体质也太逆天了,这是遇到了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