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一百九十八 过桥

莫清鸢这次抱着小猫仔带着旭阳去走金桥。那山上没有什么人,毕竟还没有到金桥开始的时间,所以现在就算是有人走过也是内门的人,只是这会儿路过的人有些诧异,因为旭阳大家都是见过的,就算是没见过的也知道内门有一个大师兄的‘私生子’。

而现在这个小家伙居然让一个陌生的姑娘拉着走,一瞬间这个消息在外门传开了,荀鱼知道的不算早也不算晚,知道的时候愣了好一会儿神,那天就看到旭阳和那个原清默关系不错,没想到关系已经这么好了吗。

她知道现在夙念云在闭关,毕竟这个消息内门的人都知道,而她知道也是因为认识几个内门的人,大家都知道夙念云对旭阳关系不错,内门不少的女弟子去讨好旭阳,可偏偏那小家伙装作大人模样地说,那些人太丑,让她们离开。

初次听到的时候她还在笑,只是现在有些笑不出来了,想必在那个孩子眼中除了原清默都是丑的吧,手中的药材已经被她捏到变形,因为那个被她设计去看守药园的人的名字居然出现在了他们木修道的人员名单中,就算是不来学习也没关系。

呵呵,荀鱼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师父居然能够这么偏心的,或者说曾经的那些规则都变成了虚幻的了。

直接粉碎了手中的药材,荀鱼才起身,朝着金桥的方向而去,山下已经有了不少的人,看着这些人,荀鱼一下子笑了,这些是来看热闹的吧。那么自己出现了也不算突兀。

修睿几个人道演武场适应了自己的力量,随后才去食堂,只是进入食堂就听说了去金桥的莫清鸢,一瞬间几个人面面相觑。焰生是最先反应过来的,直接就走出了食堂,朝着金桥的位置而去。

修睿几个人也跟了上去,说起来修睿觉得那金桥的样子应该会清楚一些了,毕竟自己的实力也进步了不是。

山下聚集了不少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山上要给大家发福利的,只是这些过来的人显然是来看戏的,焰生皱着眉头,看着那山坡。

山顶上还能看到莫清鸢的衣裙,而现在的她显然也是刚刚到山上并没有过金桥。山下的人一瞬间激动了,只是这激动地同时也让周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荀鱼靠在树上看着山顶上那青色衣裙的姑娘,不免在想,若是自己的话,是不是能过得去呢。

莫清鸢同两位长老见过礼之后,两位长老就示意她可以过去了,莫清鸢诧异了一下,好像那天看到的人手里还有什么的,怎么到了自己就这么容易的吗。

旭阳紧紧地抓住莫清鸢的衣裙。小猫仔也是死死地抓着,莫清鸢觉得自己现在属于两只手臂都疼了,一只被小猫仔抓的,一只就是被旭阳抓的了。

“阳阳,相信爹爹哦。”莫清鸢笑着说道。旭阳抬头看着她,有些不想说每次就算是被抱着过金桥,他也是很难受的,就好像这桥上都是刀子一样。

莫清鸢顺手也安抚了下小猫仔,直接拉着旭阳上桥。旭阳知道自己需要过去桥,这样才能让爹爹去救娘亲,深吸一口走上金桥的时候,旭阳诧异了,曾经每一步都让他疼得难受的金桥,居然在自己跨上来的时候没有什么反应?

旭阳有些迷茫地看着莫清鸢,莫清鸢笑着冲他眨了下眼睛,旭阳这才反应过来。

拉着莫清鸢的手一步步在金桥上走着,就好像走得是一座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桥,旭阳的心情一下子放松起来。脸上甚至也带上了笑容。

莫清鸢看到了笑着和他说:“下次想要过桥了,和爹爹说,爹爹来接你。”

“嗯,爹爹你最好了。”旭阳这会儿感觉神清气爽,好听的话也不吝啬了。莫清鸢笑着拉着他继续走。

两位长老有些诧异,好像第一次看到上桥这么轻松的吧,甚至是一点感觉都没有,这金桥明明最是考验人了,怎么今日不灵了呢。

聚集在山下的人眼睁睁地看着莫清鸢走在云彩间,就好像仙子一般,每一步都很轻松丝毫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很快那人消失在云彩间,众人一瞬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这里参加过金桥的人不少。

大多数都是走到莫清鸢消失的地方掉落下来,可是现在人家居然安然无恙的走过去了。杜清脸色最是复杂,早知道莫清鸢有这样的实力,自己何苦变成现在的样子呢。

荀鱼微微皱了皱眉头,随后转身离开,只是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平静的,居然那么容易就让莫清鸢过去了,所以师父才会对她格外的优待了吗,那自己以后还有地位吗?

焰生见莫清鸢消失算是松了口气,只要过了就行。

山下的人什么心情,莫清鸢并不知道,因为现在的她已经快要走过金桥了,而这次也是旭阳走得最轻松的一次金桥。

“爹爹,以后我要怎么找你带我过桥呢?”旭阳看着快要到头的金桥有点惋惜的问道,这是第一次觉得这个桥还是有一点点用处的呢。毕竟四周的灵气还是很充盈的。

“嗯,你没有玉牌吗?”莫清鸢有些诧异地问道,自己来的时候夙念云可是带着自己特意去做了玉牌,而旭阳现在已经是内门的弟子,莫不是还没有玉牌?

旭阳看了一眼莫清鸢挂在腰间的玉牌,才说道:“娘亲说,我还小。”

莫清鸢一瞬间觉得旭阳这是受到了委屈了,居然不知道给自己的儿子弄一个。“回头我帮……”莫清鸢话还没说完,旭阳已经再次说道:“而且,那些姐姐好讨厌,阳阳不想和她们联系。”说着身子也跟着扭了扭,显然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这算是第一次说别人的坏话呢。

莫清鸢眨眨眼,随后说道:“给你弄一个你藏起来,不给别人看到怎么样?”

“这个要问娘亲,娘亲知道具体的办法。而且娘亲说我想要联系爹爹的时候,可以用他的。”旭阳仰着头认真地说道。

莫清鸢闻言,感觉好像有些在理。毕竟旭阳差不多确实和夙念云待在一起的,至于夙念云之前参与仙门大比的维护的事情,已经被莫清鸢忽略到了脑后。“这样也行。走吧。到地方了。”莫清鸢说着笑眯眯地拉着旭阳走下来。

玄霄子是站在桥头等人的,毕竟掌门已经吩咐下来了,只是让他诧异的是莫清鸢走这座金桥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一瞬间不免再次凝视莫清鸢。

莫清鸢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自己又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让这位师叔这般审视了。

“参见长老。”虽然对于玄霄子的眼神有些诧异,但是该行的礼莫清鸢还是照做了。毕竟自己现在也是门中的弟子啊。

“参见太师叔。”旭阳也跟着乖乖的行礼。

“跟我来吧。”玄霄子没说太多,而是带着两个人往大殿上去。

大殿上只有掌门一个人,显然正是在等着她了。莫清鸢和旭阳见到掌门已经按照规矩行礼,随后才在一旁站定,等着掌门的问话。

“既然已经到了,就跟我过来了,旭阳留下。”掌门点了点头才说道。

“我想看看娘亲。”旭阳紧紧地抓着莫清鸢的衣袖很是紧张地说道,仿佛一松手莫清鸢就会把他丢下去一样。

莫清鸢愣了一下,随后才蹲下来,旭阳很是配合得将脑袋递过来,他总觉得每次爹爹碰过他的额头之后,就会告诉他很多事情了。莫清鸢微微一笑,旭阳这是已经成了条件反射了吗。

等到两个人的额头分开,莫清鸢才说道:“你现在不能去,我先给你青云莲,你让玄霄子长老给你护法先炼化,等到你进阶之后就可以陪着你娘亲了。”

旭阳有些失落,虽然吃到了心仪已久的青云莲,可是却不能见到娘亲,尤其是想到现在的夙念云不知道什么情况,旭阳就觉得委屈。

“乖啊,我很快就回来。”莫清鸢摸了摸他的头,随后站起来将一朵青云莲交给了旭阳。

旭阳失落地接过来,随后就目送掌门和莫清鸢离去。玄霄子看着旭阳手中的青云莲有些想要研究研究,毕竟当初那洞府中有青云莲也只是听说,再加上去的都是年轻一辈的小子,自己身为长者,自然不能去凑热闹的。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洞府还没开启,夙念云已经拿到了青云莲,毕竟来到炎魔城帮助他处理炎魔城的治疗问题。当时的那朵青云莲为了缓解夙念云的情况,让他回了宗门就炼化了。

可是现在居然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之前的那朵还需要灵力特别温养,而现在就这样被旭阳把玩在手中居然也没有一点事情。

“太师叔,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练功?”旭阳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玄霄子说话,才好奇地问道。

“走吧,我现在就带你过去。”玄霄子说着拉着旭阳就从大殿离开,大殿瞬间变得空荡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