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一百九十一 想要吃的

旭阳嘟着嘴,好一会儿念出来一串药名,莫清鸢惊讶了,内门的长老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了,果然这孩子还惦记着内门的药材啊。

“你在哪里看到的?”莫清鸢怀疑的看着旭阳,总觉得这孩子是见到了才会这么想念的,虽然她手里有那么一些,只是更多的还是没有的。更何况旭阳刚才念出来居然有肖蓉蓉需要的药材,而这些药材,自己手中有的除外,没有的就有五种。

旭阳正要说话,就听内门的长老直接咳了咳,说道:“那个,人出来了。”见到孟飞几个人出来的时候内门的长老还是有些激动的,毕竟若是让旭阳说出来他眼馋内门的药材。

说不定莫清鸢真真的就去给他搞了。毕竟夙念云那个败家子也曾经去药园里给旭阳摘了几株出来,可是让内门看守药园的长老很是不满的呢。

莫清鸢自然也看了过去,孟飞身上的伤势不算重,只是之前被锁了灵力行动不便,他身后的五个人更是。而现在被放出来,自然灵力也开始恢复了。

“参见长老、宗师。”孟飞带头行礼,后面的人也跟上。

“你们应该知道门内禁止私下斗殴的。”戒律堂的长老刚才也跟着过来,虽然只是简单地了解了一下,但是现在还是生气的,明令禁止的事情,居然还有就范的。

孟飞沉默了一回儿,才说道:“禀长老,我们没有斗殴,只是在、玩闹。”孟飞显然不擅长说谎,那语气生硬的让人一听就是有问题的。

戒律堂的长老眯着眼睛,准备好好惩罚一下。“算了,今日是剑修道选人呢。”剑修道的宗师有些着急的说道。

莫清鸢觉得没有自己什么事情了,就准备带着旭阳去探讨一下人生,毕竟那些药材,她真的挺想要的。

而这小院里正好还有她的一间房间,现在站立的位置距离房间也不远,莫清鸢悄悄的拉着旭阳就躲了进去,只是关门声还是让大家侧目,只是显然这会儿众人并不想理会。

内门的长老想想那结界莫清鸢也进不去,所以也就不阻止了。萧月楠在一旁看的摇了摇头,深刻觉得内门的药园要出问题了,毕竟这家伙可是比夙念云流氓很多的啊,夙念云去讨要,至少还是会带些东西进去。可是这姑娘闯进去,就是将药材全部盗出来也没有人会注意的啊。

君不见被大家围着的洞府,人家可是直接将东西都带走了的啊。

而院子里的人也纷纷由诸位长老带到了广场,除了萧月楠,毕竟萧月楠不需要在测试了不是。萧月楠耸耸肩在院子里坐下来。等着房间里面的两个人商量完,甚至还在想着自己有没有缺的药材,到时候让莫清鸢帮忙弄回来一株。

进入房间莫清鸢直接设置了结界,随后才问道:“乖阳阳,你还没说那药材你是在哪里见到的?”

旭阳歪着头有些不解的说道:“爹爹,你不是在药园吗,你没看到吗?”莫清鸢眨眨眼,觉得她和旭阳待得不是一个药园,随后问道:“内门也有药园?”

旭阳愣了一下才问道:“不是就一个药园吗?”

莫清鸢有些不明白了,随后才问道:“你是在金桥里面看到的药园,还是来到这里看到的?”

“桥那一头,娘亲还去帮我要过药材,可是那个老爷爷就是不舍得给我好的,害的我只能在结界外面。那结界我也进不去。”旭阳有些委屈的说道。

“放心,我肯定帮你弄到。”莫清鸢志在必得的说道,不就是采摘药材吗,肯定能行的。

旭阳瞬间眼睛亮了,随后兴奋的蹦着拍掌,“爹爹最棒了。”

“嘘~这件事不要让人知道,就是你娘亲也不能说。”莫清鸢捂住旭阳的嘴小声的嘱咐道。

旭阳连忙点点头,随后也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莫清鸢被他可爱的模样逗笑了。

而外面的人也终于测试完毕,结果让他们惊喜的是找到那个发出剑招的人了。

剑修道的宗师很是惊喜的看着白彦,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人就是那个发出完整剑意的人,甚至是现在的剑意比起昨天更是完美了不少。

白彦也有些诧异,后面自己又练习了几遍,没想到现在的效果已经这么好了。

“你,这剑招是你自己研究出来的?”剑修道的宗师激动地问道。

其他的人却是有些诧异,他们之前也在战境比赛了,却没有得到众位长老的赞誉,而现在,居然是堕落小院的人。广场上的人一瞬间也开始议论了。

白彦也是有些惊讶的,随后才说道:“不是,这是原师妹赠予我的。”

那位长老更是惊讶起来,随后才问道:“你刚才只是试了一招,你再来。”白彦有些不明就里,却还是照做了。在战境中一招一式耍的有模有样。每一招都让众位长老惊讶。

等到白彦将所有的剑招展示完毕,剑修道的宗师已经激动地宣布白彦成为剑修道的正式弟子。白彦有些恍惚,曾经自己就是剑修道的弟子,只是后来不能再进步了才从正式弟子中退了出来,而现在又重新进入了吗。

其他弟子纷纷议论起来,因为他们看不到战境里面的情况,更有些则是觉得白彦的能力根本就不足以进入剑修道。毕竟他是个不能进步的人啊。这不是脱了剑修道的后腿吗。

“安静。”外门的长老直接说道,广场上一下子安静下来等着听听什么情况,随后就听到长老说:“白彦所展示的剑招是最完整的剑招,就是现在藏书阁中都没有的剑招。”

一瞬间众人再次惊讶了,看着白彦的目光变得有些审视以及热烈了,毕竟一个拥有着完整剑招的人,可不简单的啊。

白彦低着头没说话,这剑招是莫清鸢赠予他的,而现在他居然靠着这些剑招成为了剑修道的正式弟子,而莫清鸢还是一个看守药园的人。

想到这里白彦直接跪下说道:“多谢宗师厚爱,只是弟子暂时不能进入剑修道。”

剑修道的宗师有些诧异,这个白彦他是知道的,曾经一直都在剑修道门外等着的,现在居然说不进入剑修道。

“这是为何?”剑修道的宗师觉得自己搞不清楚了。

“此剑招是原师妹赠予在下的,而原师妹现在……”白彦没有说完,上面的长老以及宗师以及明白了,随后纷纷看向了木修道的于宗师。

于宗师也是无奈,早知道当初将莫清鸢收入其中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回去就将原清默从药园提回来。”

“什么回去,现在就去啊。”剑修道的宗师瞪着眼睛急切的说道。

于宗师无语的看着他,随后直接去药园找药老。

荀鱼皱着眉头,怎么也没有想到将莫清鸢发配到药园还能回来。双手不免搅在一起,思索着新的办法,说什么也不能让莫清鸢成为木修道的人。

莫清鸢和旭阳达成共识,就一起出了门,其他人离开她是知道的,只是萧月楠留下来莫清鸢还是有些奇怪的,随后直接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萧月楠很是无语的看着她,随后才说道:“别忘了是我把你儿子送过来的。”

“哦,既然已经送到了你可以走了。”莫清鸢点了点头说道。

萧月楠气的瞪着她,随后才说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准备干什么,到时候药材我也要。”

莫清鸢有些疑惑地看着他,随后看向旭阳,“他在说什么?”

旭阳看了看萧月楠也跟着说道:“不知道呢,爹爹,萧师叔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哦,说话都不清不楚了。”

“哼,你们俩在房间里商量去内门的药园,你以为我会不知道。”萧月楠阴恻恻的说道。

“开什么玩笑。要是能进入内门,我用得着在这里。”莫清鸢一脸惊讶的问道。

旭阳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自家爹爹。

“真的过不去?”萧月楠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那当然了。”莫清鸢白了他一眼说道。旭阳安慰似的拍了怕莫清鸢的衣袖,才说道:“爹爹莫怕,阳阳也过不了那个金桥,都是娘亲抱我过去的。”

“明明今天是我带你过来的。”萧月楠不满的说道。

旭阳看了看他,随后才说道:“爹爹,以后可以让娘亲抱着你,萧师叔抱着阳阳就可以了。”萧月楠嘴角抽了抽,夙念云抱着莫清鸢过金桥啊,这个还真是想象不到的呢。

“啊?”莫清鸢也诧异了一下,对于夙念云抱着过桥,有点不敢想象呢,毕竟自己看到的可是比他多,到时候别搞成了自己抱着他了。随后摇了摇头才说道:“放心,不用你娘亲抱着,之前我进去的时候是你爹爹的坐骑带我进去的。”

“哼,那是因为他是内门弟子,可以直接进入内门去,至于你,上次没有玉牌,所以才能进去,不过现在,呵呵,还是老老实实让夙念云抱着你过金桥吧。”萧月楠说着一脸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