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上鸢飞

云上鸢飞

更新时间:2021-07-20 21:48:47

最新章节: 夙念云将莫清鸢送到太辰峰的结界前停了下来,随后才问道:“我、先走了。”“好。”莫清鸢点了点头,等到夙念云离开,才缓缓地转身,伸出手去触摸前面的结界,云雅正在他们一进入太辰峰就已经察觉到了。而这会儿自然也看着。原本是准备撤了结界,但是不知道为何,他觉得莫清鸢是想要摸摸这结界的。算下来她应该没有感受过

一百八十九 热闹

莫清鸢随后直接看向焰生,焰生直接说道:“他是周明远,”

莫清鸢愣了一下,这个名字挺耳熟的啊,随后才想起来,之前仙门大比的时候一直听到的名字啊。

“师妹,你昨天留的饭菜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我今天去食堂没有要到。”岩松不管这些直接上前急切的问道。

“买来的。”莫清鸢随意的说道,然后问道:“不要告诉我,你们这是准备等我给你准备早饭的?”

“昨天的饭菜太好吃了,拜托了,”岩松笑嘻嘻的说道。

莫清鸢叹了口气,今天拿的好像不多啊,随后才说道:“我现在有的不多,只能尝个鲜。”

“啊,不是吧?”岩松惊讶了,还以为能吃到饱呢。

莫清鸢说着将戒指里面的饭菜拿出来,一一放到桌子上。“就这么点。”看着就够两三个人的饭量,几个人都无语了,随后修睿才说道:“随意尝尝,晚食再由原师妹准备吧。”

“哼,没想到你也是个贪食欲的。”莫清鸢直接白了他一眼。修睿笑了笑没说话。

周明远一直没有说话,他只是有些怀疑眼前这个人真的就是能够种出进阶药材的人吗,看上去没有什么奇特之处,硬要说奇特之处的话,应该就是那一直不曾涨的灵力了吧。

莫清鸢吃饭的时候而已注意着白彦那边的情况,而白彦那边开始的时候很是顺利,只是在他要进入院子的时候才回头看着李勋,满眼的不可置信,因为精神力先他一步查看了小院中的情况。

自然也看到了孟飞身上的伤,只是这伤势不是正面来的,却是从背后来的,和孟飞在一起的还有几个人被关了起来,白彦觉得这些人应该就是和孟大哥一起的人,至于这个李勋。

曾经身为孟大哥最信任的人,现在却是出卖他的人。

“白彦兄弟怎么不走了?”李勋有些诧异的问道。

白彦看着他直接问道:“为什么要背叛孟大哥?”

李勋愣了一下,随后有些干笑,说道:“白彦兄弟说什么胡话呢,我和老孟可是生死之交,怎么可能会有背叛这一说。”

“孟大哥身上的伤是你的短剑造成的。”白彦直接指出。李勋瞬间瞪大了眼睛,随后更是激动,果然破障丹已经成功了,而白彦成了第一个服用此丹的人。

李勋盯着白彦的目光瞬间变了,这个人一瞬间就能知道昨晚的事情,那么破障丹已经被他服用了吧。

白彦也看着他,因为他还是不相信李勋会背叛孟大哥,在他以为,这世间唯有李勋不会背叛孟大哥了,可是现在、

不远处敲响的钟声,让两个人都楞了一下,随后李勋直接激动地问道:“是不是要宣布破障丹炼成了?”

白彦看了他一眼才说道;“不是,还没有炼成。”

“果然,你有破障丹的消息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李勋瞬间面目变得狰狞起来,白彦微微皱眉,没有想到破障丹居然让李勋变成这个样子,这是不是就是莫清鸢不愿意早早地炼出破障丹的原因呢。

“现在门派召集众人。”白彦提醒道。

“你去,只要你去,今天就是孟老大的死期。”李勋激动地话语让白彦觉得这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李勋了。

“白彦兄弟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坐吧,毕竟门派再怎么召集人员,也没有人会管咱们这个小院的不是。”范江的话语从小院里传来,白彦直接看过去,范江脸上得意的笑容让他看的刺眼。

“你当真背叛了孟大哥?”白彦没有理会范江,反而直接问一旁的李勋。

“呵呵,白彦兄弟这话说的可是不对,李勋不过是想要得到破障丹而已,毕竟咱们这个小院里的的人都需要进步了,可偏偏孟老大不愿意帮助大家。”范江笑着解释。

白彦只是盯着李勋看,就是想要知道他的答案。

而外门聚集的钟声,莫清鸢听到了,只是这儿正在小院附近看戏,丝毫不打算过去。

而那边广场高处站着的,正是昨晚出现在白彦剑痕处的四名长老,外加剑修道的宗师。

“今日让大家过来是要检查一下大家的剑术,只要合格者皆可以进入剑修道。”剑修道的宗师直接站出来说道。

一瞬间下面站着的人议论起来,这些人中不止有剑修道的人,还有选择了其他的,这会儿纷纷议论起来,毕竟当初剑修道选人可是很严格的啊,今天怎么这么大方了呢。

“现在战境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可以进去了。”剑修道的宗师说着,每个人的玉牌皆是一热,大家这才觉得这次宗师是准备来真的了。曾经被剑修道拒绝过得人,这会儿也觉得心头激动起来。

也就这么一会儿,众人已经将神识进入战境,在战境中开始自己的剑招演示。

其他几位宗师对此有些不解,不过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双修两道也是可以的,这些都是需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的,而他们所负责的只需要教会那些学习的人即可。

战境中的情况,上面的四位长老以及剑修道的宗师,都看的清楚,每一个人的剑招皆是出自他们之手,根本就不是那个完整的剑意所展现出来的。

“外门的弟子就这些了?”内门的长老有些怀疑的问道。

“禀长老,只有堕落小院的人没有来。”下方站立的一名人员说道,他的手中拿着的正是外门弟子的名册,这些没有来的人,自然也能从册子中发现。

四位长老面面相觑,不敢相信剑招会是那个小院的人所创造出来的。

而小院里面已经变得剑拔弩张了,因为白彦不承认自己拥有破障丹,只是显然大家都不相信他,或者说相信他的都被关在后面了,而现在在前面的皆是不相信他的人。

“呵呵,白彦兄弟,就算你现在没有,那个你一直跟着的姑娘手里已经有了药材,白彦兄弟若是当大家是兄弟,不如让那姑娘把药材交出来的好。”范江笑着说道,语气中竟是怒定。

莫清鸢诧异了一下,药材的事情,好像只有苗云和那位长老知道吧,怎么会连这个小院的人都知道了呢。

“既然你知道药材是内门长老所赠,你为什么觉得原师妹会给我,她自己现在也是二阶,说不定也需要破障丹。”白彦据理力争。

“呵呵,白彦兄弟莫不是喜欢上那姑娘了,你要知道,药材交出来我们自然会让种植道的人帮忙种植出来,到时候在交由炼药系的长老们帮忙炼出来,自然我们每个人都能有,而现在……”范江没有说完,但是大家已经都明白了话里的意思,显然是想说莫清鸢独占了破障丹。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有药材的。”莫清鸢的声音传来的时候,小院里的人都惊讶了,这地方他们已经设置了结界守护,现在居然有人就在一旁。白彦也是惊讶的,只是惊讶之后显然是慌张,若是莫清鸢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那他就是罪魁祸首了。

“你怎么来了,快些离开,去广场。”白彦慌忙说道。

“哈哈,来者皆是客,白彦兄弟怎么能赶人呢?”范江看着莫清鸢眼里皆是志在必得。

莫清鸢坐在凳子上看着他,微微一笑,随后继续问道:“我刚才的话你还没有回答。”

范江愣了一下才知道莫清鸢说的是什么,随后自然笑着说道:“当然是那位苗云所说。”

莫清鸢一笑,随即将腰间的玉牌拿在掌心,说道:“听见了吗,他说是你说的。”范江楞了一下,不知道莫清鸢在和谁说话。

“放屁,老子根本就不认识这人。”苗云气急败坏的声音从玉牌中传过来。

“听清楚了?”莫清鸢看着范江继续问道。范江脸上的笑容变了,随后才继续笑着说道:“原师妹何必在意是谁说的呢,反正这件事我们大伙都知道了。”

“若是我一定要知道呢?”莫清鸢把玩着玉牌问道。白彦在一旁也渐渐平静下来。因为他觉得莫清鸢应该是有备而来的,不然怎么会这么平静呢。

“呵呵,若是师妹肯将药材交出来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告诉你。”范江笑着说道。

“你先说了,我考虑一下要不要给你一份。”莫清鸢随意的说道,玉牌的震动她没怎么在意,很显然是苗云在说话了。只是现在对于炼药系,莫清鸢有些不信任了,自己前脚拿到药材,后脚就能传到小院来,呵呵,速度可真不是一般的快啊。

范江的眼睛闪过一丝惊喜,他觉得从莫清鸢的语气中听出来破障丹的药材不止一份呢。

而苗云在听到那些话之后也直接去找了炼药系的长老,那位长老一瞬间也黑了脸,那天好像一个嘚瑟确实说给了院中的人听,只是他也说明了这件事暂时保密的。

“长老,到底怎么回事啊?”苗云有些着急的说道,他可不想被莫清鸢认为是个不能保守秘密的人啊。尤其是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居然说自己告诉他的,开什么玩笑啊。